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Feb 27 Fri 2009 09:56
  • 玩火

朋友阿玉(當然是化名囉!)與先生認識之初,才剛結束前一段長戀情。偏偏她是很需要有男人在身邊的人,所以那段時間心情非常低落。在寂寞、沮喪、無聊、亟需情感的呵護下,阿玉希望能有男人迅速補上這個感情缺口。然後,她認識了現在的先生,

 

兩人交往沒多久,男方要求發生性關係,阿玉答應了,沒想到第一次便中獎,男方直呼:「怎麼那麼倒楣?」我當時問她:「怎麼沒用保險套?」她答:「我有算安全期啊!」唉!阿玉還是留美碩士呢!竟然沒有自我保護的常識;更何況若安全期能百分百避孕,那麼豬就會飛了!

 

因為懷孕,雙方於是決定步入禮堂。婚前,阿玉問男方:「我跟你在一起會幸福嗎?」男方反問:「那我跟你在一起會幸福嗎?」就這樣,兩人結婚到現在已經十二年,育有二子。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碰上一個很好的計程車司機,又碰上一個有點怪的司機。雖然寫這一篇文章,徒然暴露我生活乏味單調,一個月有關計程車司機的文章竟然就寫了兩篇,但還是決定記錄下來。

 

早上帶好像生病的貓咪去看醫生,順便去前戶籍所在地的郵局領一封掛號信。貓咪有點肥,加上攜帶的寵物籃重量,實在沒辦法一路又搭公車又轉捷運又走長路的,所以招了輛計程車。

 

我告訴司機我的第一個目的地,心裡預期他應該會跟其他計程車司機一樣,南北向大馬路直走後,右轉直接銜接東西向大道(郵局就在這條東西向大道上)。可是出乎我意料,司機直走一段距離後,右轉轉進小巷子,在巷子裡穿梭。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扁家弊案越燒越旺,不能免俗就來談一下吧!

 

陳水扁夫婦真是難得的奇葩。早在多年前便信誓旦旦自己及家人在海外絕對沒有帳戶,結果證實,海角何止最初爆發的七億而已。兒子陳致中結婚時對外宣稱謝絕禮金,但是對許多企業主私下給陳水扁或吳淑珍的單筆高達幾百萬甚至千萬台幣「禮金」,喜孜孜照單全收,完全沒有迴避。被質疑日本藏匿大筆金錢時,陳水扁曾經當眾發誓,若在日本有半毛錢,將切腹自殺,現在兒子為了認罪協商已自爆母親在日本藏有大筆現金和珠寶。

 

以上這些如今已經證實的消息若是在一年前傳出,許多民眾還會以為又是反扁人士在放小道消息,不足採信。扁執政八年,各種有關高層貪污的小道消息不斷散播,卻又因沒有提出任何確切的證據,讓民眾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也讓陳水扁一家人自認為只要公開發誓、駁斥,吳淑珍只要發飆:「他(證人)亂講/在外招搖撞騙,我會殺了他」,演幾場正義凜然的戲碼,紙就永遠可以包得住火。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帶老狗散步時,人行道前方迎面而來一個年輕女子和兩個小孩子,小女孩大概是小學生般的年紀,小男孩小得多,可能還在上幼稚園吧!

 

小男孩離我們還有一段距離時,忽然看著我家的狗大聲說:「The dog is fat.

 

前前後後只有我家這隻狗在現場,所以應該是在講我家的狗吧!女子和小孩都是亞洲臉孔,但小男孩口操流利的英語,所以可能不是台灣籍。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吃早餐時打開電視新聞,看到一則報導,大意是:有一群人尋仇,在酒店門口將一名男子打個半死後,從容揚長而去慶功去也,結果那個男子躺在地上十多分鐘,這期間路過的車子有上百輛,卻無人聞問,最後該男子氣絕身亡,整個過程被路口監視器拍了下來。

 

難道台灣人總是自掃門前雪,但對陌生人冷漠無情嗎?其實也不然,我們不時會耳聞什麼「婦人當街被搶,路人見義勇為,合力追捕盜賊扭送法辦」的新聞。可是同時,卻又不只一次看到新聞報導有人當街被打,卻不見圍觀的路人挺身相救。去年就有這樣一則新聞:一個女人當街被毆打,卻沒人阻止,最後還是一個外國人經過,挺身搭救才沒釀成悲劇。

 

去年,我也親身目睹一場互毆事件,我完完全全無法理解這些圍觀的路人,到底在想什麼?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兩天,台北天氣終於回暖放晴,一掃過年前持續好久的冷冽氣溫。不知為什麼,忽然想到多年前,我差點就要凍死在渥太華。

 

我對渥太華的記憶雖然多半是美好的,但那是因為當時心境、生活愜意以及朋友的關係,絕對與天氣無關,說起天氣,那實在是渥太華最大的敗筆。

 

剛到渥太華時正逢一月初,冬天尚在其最輝煌的時節,儘管室內均有暖氣,但非常怕冷的我,在教室還是常常穿得比其他同學厚重。就讀的 Carleton University 校園內,各棟建築的地下層挖有四通八達的地道,所以漫長冬季期間,學生好像土撥鼠一樣,經由地道穿梭於各建築大樓的教室上課,或甚至前往學生餐廳,也完全不必踏出戶外一步。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昨天難得與妹妹去好市多(Costco)購物,因為多買了一些要給爸媽和侄子女們吃,兩個大提袋實在太重,所以回家時便招了輛計程車。

 

一上車,妹妹請司機先生走A路轉B路,司機先生發動車子,然後說話了,而且一口氣霹哩啪拉:「當然是這樣走啊!現在這麼不景氣,沒有司機會故意繞遠路騙乘客錢啦!像昨天,一個太太在忠孝東路上車,竟然要我走福德街,轉XX路,最後在台北醫學院下車,你只要上車告訴我要去哪裡,我們就會知道怎麼走最順。有些乘客不知道,又喜歡告訴我們怎麼走,像昨天那位太太下車時,還說怎麼多收她一百元,我說是你叫我這樣走的啊,她還是覺得我多收,我就把她指示怎麼走的錄音帶放給她聽(OS:我一點都不想知道怎麼會有錄音帶這檔事),結果她嘴巴閉起來,乖乖付我那一百元。」說到這裡音量放大,非常神氣,而且還打算再繼續說下去。

 

我一面聽他講,一面忍耐,本來想隨便他說個幾句,發洩一下他可能大過年期間家庭不和樂、婚姻不幸福的心情就好了,可是這老兄一講一長串,完全不知節制。我和妹妹兩人悶不做聲,後座空氣凝結,結果他以為是我們不敢吭聲,所以越講越大聲,越來越理歪氣壯。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