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一樓住著一名中年男子和他的一隻狗。剛搬來不久時,有一次帶妞妞散步回家,那隻狗從門口衝出來壓住妞妞,把妞妞嚇個半死。我當時不以為意,以為這是偶發事件而已,所以笑著對狗主人說:「沒關係,狗都是這樣。」(事後想想,自己何必做這種客氣虛偽的意思表達,因為雖然我真的覺得沒關係,但並非「所有的狗都是這樣」)。

 

後來,我三番兩次從樓上聽到樓下傳出狗的悽厲叫聲,又聽到女性狗主人尖叫聲,原來是一樓的狗又跑出來「霸凌」其他路過的狗,每次都聽到一樓男主人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然後把他的狗拉離現場。有些受害的狗主人會與一樓男住戶爭吵,有些則摸摸鼻子自行帶著愛犬離開,沒有多說什麼。

 

儘管不關我的事,但我從樓上聽到這種事發生實在太多次了,多到我根本覺得那個男子嘴巴雖然講著「不好意思」,但其實心裡一點都沒有不好意思,才會放任他的狗一而再、再而三地攻擊其他路過的狗。我人在樓上,儘管不關我的事,但對於這種放任狗欺負其他狗的人,我已經一肚子火。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