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別人部落格上看到夜店的相片,不禁回想:自己上次去這種地方是什麼時候呢?

 

我開始奮力思索,搜尋腦中的資料庫,看有沒有什麼人擠人摩肩擦踵、燈光昏黃的畫面出現。嗯….近幾年沒有…………..十年前沒有……..哇哈!有了,十幾年前,四周都是跳舞的人的畫面終於浮現,那是一個脫衣舞男秀。

 

先不必急著自我檢討為什麼我的人生乏善可陳、無聊至極、從沒有泡過夜店了,趕快來回想那次的脫衣舞男秀初體驗吧!

 

想當年,我還擁有青春的肉體,緊緻的肌膚。當時在加州上一個暑期課程,因為租屋處屋友的關係,認識一個剛從日本嫁到加州的年輕女子及其美國海軍先生。我抵達後不久,屋友就回日本去了,年輕的日本女子在當地還沒什麼朋友,所以不時會邀請我到他們家作客、聊天。

 

話說有一次,美國先生的一個女性友人自告奮勇,要帶他老婆去「開洋葷」,見識脫衣舞男表演,老婆大人(日本人妻)遂邀我一起去壯膽,我當然是當場兩眼發光,見獵心喜,點頭如搗蒜的答應了。

 

我這個人,思想開放,行為保守,叫我做什麼傷風敗俗的事情(當然何謂「傷風敗俗」,見人見智),我還真做不出來,但若要見識見識不一樣的文化產物,我可是充滿興致,多多益善。

 

那天晚上,美國友人開車載我和單純可愛的日本人妻前往脫衣舞男俱樂部,我們坐下,點了飲料。場地不算太大,桌子都很小,只夠放幾杯飲料而已,畢竟這不是用餐的場所。我環視四周,桌位並未坐滿。

 

表演開始前,主持人先上台暖場,他還邀請一個台下觀眾上台與某位舞男同歡,因為當時恩客還不多,結果他竟然欽點了日本人妻上台。他要日本人妻與舞男互動,最後還要人妻摸一下舞男的「寶貝」才准離開!

 

日本人妻當然是青澀極了,我們這種台、日人種比較ㄍ一ㄥ(矜持),心裡就算覺得卯死呀(台語:賺到爆了),也不敢太過彰顯,但我想人妻當下絕對不是抱持著高興的心情上台配合的,我能理解,也很同情!

 

如果是西方女人,當下也許會尖叫、扭動身體或振背歡呼吧!這應該也是主持人的期待,不過人妻全程完全是尷尬微笑的表情,在文化不同下,主持人竟然說:「奇怪,難道妳是性冷感嗎?」

 

我聽了很生氣,因為他竟然這樣當眾開我朋友的玩笑,但是也沒辦法,文化差異啊!只怪當時年紀小,人妻和我都是那麼清純可人,而且我們自小接受的教育告訴我們: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焉!

 

好了,人妻下台後,節目正式開始。表演一個接一個,有時是幾個人一起出現,有時則是單人表演。每段表演的穿著主題不同,例如:幾個人穿著消防隊員制服(消防隊員應該是美國女人性幻想對象排名前幾名的吧!),一邊跳舞,一邊開始一件一件脫(或用力扯開);或者,穿著警察制服或其他服裝,然後邊跳邊脫。

 

當然,每種制服的舞姿不盡相同,但最後,一定都是脫到只剩下內褲,面對或背對觀眾,擺動身軀。然後每次不同主題表演完後,這些舞者會站在舞台上最前端一字排開,由女客人上前各自選擇自己欣賞的舞者,站在台下排隊等候將鈔票(面值不拘)塞進他們的內褲。

 

所以一個晚上下來,每個客人上去塞錢的次數可能不只一次,完全視心情而定。人妻和我在友人的慫恿下,當然也不能只坐在位子上過乾癮,總是要入境隨俗,「警民同歡」一下吧!

 

我好像一共前去塞了兩次錢,其中一次,我走到舞台前,選定了我要「交觀」(台語:捧場)的舞男,舞台上的舞男邊扭動壯碩結實的身軀,身體稍稍傾斜一下,我把鈔票塞盡他的內褲中,轉身便要離開,沒想到,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說:「not yet」,然後抓著我的手摸摸他的腿,又摸一下他的「寶貝」。

 

說真的,我已經忘了當時是什麼感覺,應該是覺得新奇、好玩吧!不過如前所述,我當時清純可人,沒有任何邪念,只覺得真是有趣的經驗呀!但是我當下的表情很鎮定,或許也會被誤會為「性冷感」一族也說不定,真是少不更事。如果現在再讓我以歐巴桑的身分前往,我一定要露齒淫笑,徹底滿足一下舞男的虛榮心。

 

那為什麼又會有人擠人摩肩擦踵的畫面出現呢?表演結束後,舞台前方的幾個桌子不知道何時已被撤走,原本人不太多的場地,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一下子湧進好多人,大家隨著音樂開始跳起舞來,連友人與人妻也腳癢,下場活動筋骨了。

 

我則一個人坐在我們的小桌前,不知如何是好。是的,世紀大揭密:我不會跳舞,我是那種跳起舞來就跟柴頭仔(台語:木頭人)一樣,四肢僵硬,沒有任何舞蹈細胞的人,爲避免獻醜,我決定藏拙,死守四行倉庫。

 

但是當大家都在隨音樂擺動的時候,一個人坐在那裡,說有多怪,就有多怪。儘管我個性堅毅不拔,還是自覺很尷尬。突然,我感覺有東西輕啄我的身體,一次,兩次,三次,我才恍然大悟,後面有人拿搓揉起來的小紙片丟我。

 

如果要為我的青春歲月票選一個年度漢字,一言蔽之以一個字來總結我的青春時光,那絕對非「蠢」字莫屬。我年輕時幹過不少蠢事(不是壞事喔,是蠢事),呆裡呆氣,雖說年少個性就很獨立,但碰到這種事實在沒輒,只好假裝不知道有人拿紙片丟我(對啊,裝傻我最會)。如果是現在,我一定馬上轉頭,若看到對方是個大帥哥,我就回報以燦爛的微笑,嬌嗔:「死相」;若是個大豬哥,我就回嗆:「你有什麼毛病啊?」(以上關於現在的我會有什麼反應的假設:我有講話誇張的權利,但是讀者要有分辨的能力)。

 

對照我現在一成不變的生活,年輕時候的我倒是曾發生過許多奇奇怪怪的經歷,白首宮女若要話起當年,還真的有許多值得說的故事呢!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ing2wlove
  • 哈哈,制服男(消防隊、軍、警不拘)不但是美國女性幻想首選,也是同志們的首選哪!

    其實當乖小孩不是壞事啊,起碼比較安全咩。夜路走多了,真的比較容易碰到鬼捏。(怎麼開始想起當年來了,唉...)
  • 我不僅乖,而且還真是呆!呆到極點!

    你年輕時的「鬼故事」我倒滿有興趣的,有機會的話寫來瞧瞧吧!呵呵!

    bricheto 於 2009/01/13 19:30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