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難得與妹妹去好市多(Costco)購物,因為多買了一些要給爸媽和侄子女們吃,兩個大提袋實在太重,所以回家時便招了輛計程車。

 

一上車,妹妹請司機先生走A路轉B路,司機先生發動車子,然後說話了,而且一口氣霹哩啪拉:「當然是這樣走啊!現在這麼不景氣,沒有司機會故意繞遠路騙乘客錢啦!像昨天,一個太太在忠孝東路上車,竟然要我走福德街,轉XX路,最後在台北醫學院下車,你只要上車告訴我要去哪裡,我們就會知道怎麼走最順。有些乘客不知道,又喜歡告訴我們怎麼走,像昨天那位太太下車時,還說怎麼多收她一百元,我說是你叫我這樣走的啊,她還是覺得我多收,我就把她指示怎麼走的錄音帶放給她聽(OS:我一點都不想知道怎麼會有錄音帶這檔事),結果她嘴巴閉起來,乖乖付我那一百元。」說到這裡音量放大,非常神氣,而且還打算再繼續說下去。

 

我一面聽他講,一面忍耐,本來想隨便他說個幾句,發洩一下他可能大過年期間家庭不和樂、婚姻不幸福的心情就好了,可是這老兄一講一長串,完全不知節制。我和妹妹兩人悶不做聲,後座空氣凝結,結果他以為是我們不敢吭聲,所以越講越大聲,越來越理歪氣壯。

 

馬的,我家一門豪傑,女人個個豪氣干雲,我現在嘴巴已經癢得要死了,竟然還閉得起來,是因為不想跟你一般見識,但一聽到「結果她嘴巴閉起來,乖乖付我那一百元」的得意口氣的時候,嘩啦轟隆!這時我再也忍耐不住!

 

在台北市撘計程車,告訴計程車司機走哪條路線,這沒什麼不對,有時候乘客確實比司機更知道捷徑,可因此省下一些車費,同時也免得事後發生不愉快。絕大多數的計程車司機聽乘客說「請你走XX路轉XX路」,都是客氣回答:「好」,我生目啁(台語:長眼睛,好像有「打從娘胎出生」之意)還沒看過一個司機竟然老大不高興,還舉出一個奇怪的例子,來證明他比乘客強勢。我,身為一個乘客,就坐在後座,沒聾沒啞,國、台語都很流利,哪還能任由你繼續囂張下去?

 

所以我開口打斷他,口氣堅定,但語帶諷刺:「有些乘客對路線不熟,如果乘客要你走什麼路,你覺得這樣反而繞路,你可以告訴他,讓乘客自己做決定;如果乘客還是堅持走原來路線,那你就走照乘客的意思走。不是所有的司機都像你這麼好心,不會故意繞遠路多賺錢啦!現在什麼人都有,心腸不好的司機也有啦!」

 

司機又說:「可是我照那位太太的路線走,她竟然不想付錢.…

 

我打斷他:「如果照乘客的意思走,他不付錢,那就是他的不對。但你也可以一開始就好心的告訴他這樣反而繞路。

 

司機又搭腔,這次是想要證明他的好心腸:「像前幾天,有人要去桃園,別的司機開價一千元,我跟他說八百元就好了,也不用多賺….」(你不過是削價競爭罷了,挖苦你好心,你還當真?)

 

而且桃園?我剛好有桃園的計程車經驗,你是在舖梗給我嗎?

 

我又打斷他,這次聲音壓扁,口氣還揉進了一點尖酸刻薄味:「我上次到桃園,在火車站要去遠東百貨,可是桃園我不熟,就招輛計程車,告訴他我要到遠東百貨,司機先生看我一眼,沒說什麼,然後載我轉了個路口,就到了,我就這樣付了八十元。原來我只要過馬路就到了,可是他並未告訴我,因為他只要有錢賺就好了。所以啦,不是所有的計程車司機都很好心的啦!有些司機看乘客不識路,能多賺就多賺啦!」

 

其實我並沒有真的很不爽那個桃園司機,畢竟是我自己攔車要他載我去遠百的,不過如果他真的好心的話,確實是可以告訴站在火車站前一副外地人的我,遠百就在轉角,走個路就可到了。我之所以舉出這個例子,目的在反駁眼前這個司機先生的命題。從一開始,他的主要命題就是:「沒有計程車司機會故意繞遠路賺車費,所以乘客不應指揮他怎麼走」,次要命題則是:「計程車司機有好心腸(尤其是他),會走正確最短的路線」。

 

計程車司機又開始說話,講到他好心引領別人的轎車到正確路口的案例,不過口氣放緩,不再囂張。我既達到目的(挫挫他囂張的氣焰,兼戳破他的命題),也就懶得再搭理他了。

 

本來還想補一句:「做服務業的,講求的是服務品質,服務要好,客人才會越來越多」,但又覺得何必多事跟他講這麼多?我向來秉持,只有我關心或在意的人,我才會給予忠告與建議,因為希望他們更好;對於路人甲,只要沒有妨礙到我,我又何必鷄婆?

 

例如光顧一家新的餐廳,如果對這家餐廳頗有好感,但又對餐點有意見,我就會鷄婆秉實以告:你們的菜很好吃,不過有點鹹,諸如此類,這樣對方才有改進的空間,進而吸引更多客人。

 

或者,家人或好友有什麼缺點或盲點,如果真心希望他們好,應該誠實告知我們的想法與意見,讓他們有從不同角度思考的機會,若因怕「傷感情」而隱忍姑息,這樣只會害了他們。

 

至於那個計程車司機,他不講話嘴巴會癢,就像我若不反駁他嘴巴也會生瘡,管他去吧!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ing2wlove
  • 這人應該很自卑吧?優越感也不是這樣培養的啊!當他的乘客還真倒楣。
  • 才過了兩天,寫完我幾乎都要忘了這檔事了,可見它對我完全沒有造成什麼影響,所以有時候,我都會懷疑自己當時是否有點小題大作。不過反駁他應該是對的,不然下次還會有其他乘客倒楣。

    bricheto 於 2009/02/02 10: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