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老狗散步時,人行道前方迎面而來一個年輕女子和兩個小孩子,小女孩大概是小學生般的年紀,小男孩小得多,可能還在上幼稚園吧!

 

小男孩離我們還有一段距離時,忽然看著我家的狗大聲說:「The dog is fat.

 

前前後後只有我家這隻狗在現場,所以應該是在講我家的狗吧!女子和小孩都是亞洲臉孔,但小男孩口操流利的英語,所以可能不是台灣籍。

 

我望了小男孩一眼,胖胖的,從任何標準來看都是個胖小子。

 

天氣有點冷,出門前我幫老狗穿上衣服。老狗是一隻毛髮不算太長,但依據獸醫的界定,也不屬短毛犬的混種狗,毛髮加上衣服加持的關係,看起來是不苗條沒錯,但若要說胖,還是有點勉強。而且夏天毛剃掉時,整個就變得小隻了!

 

我心想:「我家狗哪有你胖,竟然說我家狗胖?」不過那是從一個小鬼嘴巴說出來的,我當然不必跟他一般見識!(就算是大人講的,我也不一定會回嘴啦!)

 

等到走近時,小男孩又以厭惡的口氣大聲冒出一句:「I hate that dog.

 

我再喵了他一眼,唉!一個小鬼頭而已,懶得跟他計較!我臉上始終掛著笑容。

 

但走著走著,突然一股氣衝上腦門。不是真的很氣,畢竟對方只是個小孩童,但心理還是暗罵:「死囝仔」。小孩子沒有分寸就算了,最氣人的是,旁邊的女子如果是母親而不是褓母的話,竟然沒有制止小孩這麼惡意的口氣與言論。

 

雖說不是真的很氣,但自己的小狗好端端的,沒由來被路邊小鬼惡言相向,還是有一股鳥氣。是說牠聽不懂人話,不然我一定要捍衛我家狗的尊嚴,不然主人是當假的嗎?

 

有主人的狗,就跟有父母的小孩一樣,是受到保護的。以前有一次帶牠爬山,穿小徑爬上一個大岩塊上鑿出的石階,我正低頭注意自己的腳有無踏穩之際,冥冥中忽然抬頭一看,一狗當先的老狗沒踏穩石階,兩隻後腳在大岩塊的斜坡上掙扎,同時一面回頭看著我,眼神發出求救訊號。我趕緊把她抱起來放在高一層的石階上。好險,我怎麼會剛好抬起頭來?

 

繼續跳沒兩層石階,她又發生同樣的事。看來這個岩塊的石階太窄小,不適合她走。當下我立即決定後退。但她已經有點嚇到了,而且石階太窄,她進退不得。我先自己向後退了一個石階,然後把她抱起來放在我的上一層石階上,然後我再面向狗狗往後再退下一個石階站穩腳步,再把她抱起來向下挪移一個石階放下她,這才終於回到她比較好走的石階上,然後我們轉身往步道回去。

 

回到步道,她高高興興繼續踏著輕快腳步前行,我看著她的背影,心裡頭對她說:「因為你是一隻有主人保護的狗!有主人保護的狗最幸福了。」

 

在公園裡跟其他狗狗玩耍時,通常我不太會介入,但若對方狗動作太粗魯,或我家狗明明已經不想玩了,對方狗還一路糾纏不休,這時我就會趕快把我家的狗帶開。因為,我家的狗是有主人保護的。

 

雖說如此,我們當然不會只顧自己狗狗利益,不管別人家狗死活。愛自己的狗,也要愛護別人的狗,將心比心嘛!

 

所以,如果我家狗狗沒由來對其他狗狗大叫,我一定會制止斥責。如果我有小孩在路上謾罵其他小孩,不論對方有無大人陪同(但尤其當對方有大人陪同時),那更是絕對不能被允許的。

 

一個小孩罵路上一隻有主人陪同的狗,小孩有錯嗎?或許有,但大人恐怕責任更大。

 

雖然當下覺得不必理會一個小鬼頭,但走了沒多久後,護狗心切的我還是不免火大,心想剛才不應該沒有任何反應的。

 

可是我應該怎麼反應呢?也許我應該回嘴:「But you’re fatter!」好吧!這樣很不妥,對方雖然是個臭小子,畢竟也還只是個小子,我不能這樣傷他的心。這種說法就算是真理,也只能放在心裡頭。

 

那或者,在他說完「I hate that dog」後,我可以說:「It’s ok; she doesn’t like you either, because you’re so mean.

 

就這樣在腦子裡設想了幾種說法,不過最後轉念一想:唉!他不過是個孩子罷了,還是就跟我原本一樣,什麼都別說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richeto 的頭像
bricheto

單身貧女囈語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