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家弊案越燒越旺,不能免俗就來談一下吧!

 

陳水扁夫婦真是難得的奇葩。早在多年前便信誓旦旦自己及家人在海外絕對沒有帳戶,結果證實,海角何止最初爆發的七億而已。兒子陳致中結婚時對外宣稱謝絕禮金,但是對許多企業主私下給陳水扁或吳淑珍的單筆高達幾百萬甚至千萬台幣「禮金」,喜孜孜照單全收,完全沒有迴避。被質疑日本藏匿大筆金錢時,陳水扁曾經當眾發誓,若在日本有半毛錢,將切腹自殺,現在兒子為了認罪協商已自爆母親在日本藏有大筆現金和珠寶。

 

以上這些如今已經證實的消息若是在一年前傳出,許多民眾還會以為又是反扁人士在放小道消息,不足採信。扁執政八年,各種有關高層貪污的小道消息不斷散播,卻又因沒有提出任何確切的證據,讓民眾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也讓陳水扁一家人自認為只要公開發誓、駁斥,吳淑珍只要發飆:「他(證人)亂講/在外招搖撞騙,我會殺了他」,演幾場正義凜然的戲碼,紙就永遠可以包得住火。

 

這種戲碼,曾經讓當初相信陳水扁形象清新、有決心改革,因而把選票投給陳水扁的民眾不疑有他,選擇繼續支持,也讓陳水扁自我膨脹到極致,自恃可以玩弄民心於股掌之間。

 

所以,陳水扁在尚未被羈押前,展開取暖之旅時對支持者說:「我是台灣人選出來做過八年的總統,竟然有新聞記者罵阿扁是神經病、吃屎,拜託大家替我主持公道,好不好?台灣人要如此被欺負嗎?台灣人的總統要如此被欺負嗎?」再一次想要藉由「台灣人=陳水扁」這一奇怪的公式來操弄恨死中國人和國民黨的群眾。

 

然後,第一次被羈押時,他自己選擇戴上手銬,可是步出門口又唯恐人家沒有看見手銬,高舉雙手大喊:「台灣人民萬歲!台灣民主萬歲!台灣獨立萬歲!」(而且事後還謊稱法警毆打他),他以為只要這一喊,亮出手銬這一幕,又可以假借台灣至上、民主與獨立之名,讓眾多不信任國民黨的憤慨支持者站出來聲援他,讓貪污案轉變成政治案。不過,靠夭,以民主和獨立之名行撕裂族群和煽弄對立之實的這一藉口,這幾年已經被他喊濫了,雖然還是有死忠扁迷跑到看守所前抗議,但隨著檢調揭發的證據與黑幕越來越多,支持扁的聲音也越來越薄弱。

 

那時,看守所前還有死忠支持者對著新聞鏡頭憤慨陳述:「台灣人被欺負」。拜託!什麼時候「台灣人」與「陳水扁」或任何個人畫上等號了?

 

陳水扁看這一招沒用,於是展開絕食,希望激發深綠人士的同仇敵愾,扭轉輿論方向,雖然確實還有零星的維護人權音浪,但終究還是沒什麼作用,最後阿扁受不了,只好停止絕食。

 

好戰的阿扁當然不能坐以待斃,於是羈押期間,他自爆作夢夢到他參選 2012 年總統。在我看來哪是眞的作夢,不是過放出風向球,測試自己還有多少支持度,兼試圖號召民眾響應。但他對形勢、輿論扭轉之迅速,顯然完全無法掌握,他真的還以為他能選上嗎?這種情況下,竟然還會公開宣稱他夢到選總統,這麼大頭症的昧於情勢,難道不是台灣人姑息包庇出來的?為了小心呵護台灣好不容易茁壯的反對黨(相對於國民黨),為了不讓國民黨永遠一黨獨大,對陳水扁家人、親信身邊的弊端與不當作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願太過苛責,結果呢?終於搞到民心盡失,最後國民黨還不是回到一黨獨大,藍營國會席次超過可為所欲為的四分之三。正義公理常常以我們所料想不到的方式反撲。

 

隨著特偵組辦案越深入,扁家以外的各個相關當事人證詞曝光越多,就越來越突顯扁家這家人有多麼貪婪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這就不能不提到吳淑珍了,吳淑珍更是奇葩中的奇葩。她真的以為老公當上總統,國家和企業的錢,她想抓、想拿,就可以肆無忌憚嗎?蒐集發票詐領國務機要費就不提了,這還算是零頭。介入政府人事和政策收取對價佣金,幾億幾億的拿,這也不必說了,這是傳統的索賄手法。貴為總統夫人,人坐家中,企業主上門奉上內藏幾千萬現金的水果禮盒,包了幾十萬美元的紅包給兒子當作留學禮金,全部照單全收,雖然讓人搖頭嘆息,但這也不必說了。更令人咋舌的是,她主動向國泰世華銀行表示要租用銀行保險庫(聽說五坪大小一年租金要三、五千萬),結果吳淑珍遲遲不付租金,卻又積極索取鑰匙,業者畏於其權勢,只好代墊租金,就這樣代墊了好幾年。

 

這個事實現在爆開來,簡直讓人無法置信,而且扁家憑藉權勢為所欲為還不止這一樁。阿珍真的自認只要她開口、伸手,東西和錢就是她的,別人就要替她買帳。怎麼會有人囂張到如此地步?

 

吳淑珍要買元大一品苑豪宅,請陳水扁提拔擔任中鋼董事長的林文淵代購,林文淵向元大集團打出吳淑珍名號,元大哪敢賺這個錢?低價賣出阿珍兩戶,林文淵也趁機以相對低價自購一戶,並且自行籌措所有出資款項。吳淑珍從來也沒想過要自己出錢,反正只要她說要了,別人自然不敢怠慢。事後又向元大表示要賣出,元大又找人(其中一個據疑可能是元大人頭)收購,讓阿珍大賺一筆,買空賣空,淨賺五千萬元。

 

以上這些情節要是在一年前,只是透過名嘴爆料或透過電子郵件轉寄,我可能會嗤之以鼻,就像以前有人繪聲繪影說總統官邸設有金庫藏匿不法資金一樣令人匪夷所思,現在,這些都是當事人出面證實的事實,連金庫也眞有其事,而且這些都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除了當事人現身說法的這些情節外,更不要提還有眾多傳的沸沸揚揚但尙未經證實的傳聞。例如,陳致中結婚,據傳郭台銘送了 200 元萬珠寶,吳淑珍嫌棄,到原銀樓換了 700 元萬珠寶回來,中間差價再由郭台銘買單。藉勢藉端,巧取豪奪,吃相難看。只要給她錢,討她歡心的,她就安插職務;有人不從,她就痛斥對方「囂張」。

 

當初女婿趙健銘爆發利用特權(總統女婿身分)在外關說牟利時,吳淑珍當時還表示後悔女兒婚前沒有多多「打聽」親家的名聲,現在看來,這都是她在演的一齣戲,女婿恐怕是有樣學樣吧!以前很多人責備阿扁為什麼對於有人扛著總統府名號在外招搖撞騙,扁珍卻未制止,現在我忽然恍然大悟,因為扁珍其實早就知情,而且大部分還是他們授意行事的。

 

陳水扁身在獄中,完全不覺得自己咎由自取,反而是苦思要如何繼續鞏固自己在民進黨內的地位,他出書寫出一些虛虛實實的內容,意圖警告黨內同志別想與自己切割,否則將吃不完兜著走,但是兒子陳致中為了脫身提出認罪協商,企圖與父母切割,陳水扁卻說與兒子「靈犀相通」,以陳致中為榮。難怪有人嘆息,陳水扁對台灣無情,卻對家人濫情。(註1

 

他身為民進黨黨內實質領袖多年,沒有積極培養新一代接班人,反而利用分化和恐怖制衡,讓黨內天王互相猜疑,目的在鞏固自己的領導地位,卻又讓民進黨落魄到抬不起頭來。就算他曾經對台灣民主進程有所貢獻,但其執政後對台灣民主的踐踏和政商文化的敗壞,近幾十年來也無人能出其右。

 

打著民主招牌當上總統,任內卻又肆意破壞民主體制與規範,此突顯出一個殘酷的事實:許多當初從事反對運動的人士,其實反對的是鴨霸的國民黨,但其實他們自己並沒有真切體認到或捍衛民主真諦。

 

身為台灣人,被一個總統這樣惡搞了八年,實在很嘔。可是光是罵扁珍還不夠,我們也必須深刻自省,誰叫台灣人蠢哪!很多人也許和我一樣,覺得政黨要輪替,台灣才會真正進步,所以不忍苛責好不容易執政的民進黨。我向來秉持「有證據才有真相」,看到反對人士高喊「阿扁貪污」,總覺得你拿出證據啊!搞不好又是藍營最擅長的抹黑耳語。扁政府底下有官員貪污,會說服自己這是官員個人的操守,與扁無關。與扁家有關的弊端傳出,扁家撇清,會選擇相信他們,除非有進一步的證據駁斥。就這樣,大家長久以來對國民黨的不信任,以及對反對黨的過度呵護,造就了陳水扁和吳淑珍的違法亂紀。

 

可是我現在學到了教訓:對於朋友同事,如果聽到什麼耳語,若無證據,確實不必理會,但對於政治人物,涉及公眾利益的政治人物,這麼多耳語傳言衝著一個人而來,或許空穴不來風,畢竟夜路走多了,總會碰到鬼,我們小老百姓還是應該所有警覺,心裡要打一個大問號。

 

陳水扁見人說人話的個性大家耳熟能詳:會見台獨團體,就高喊台獨萬歲,接見外國使節,強調三不一沒有;選舉時痛罵對手是中共同路人,選後強調消除歧見。這種個性,我們當初認為:「唉,他的個性就是這樣,選舉語言,不必理會。」可是說真的,這種個性,是不是就有可能人前人後兩個樣?當他信誓旦旦駁斥有關扁家海外置產等傳聞時,是不是就有可能說一回事,做另一回事?這是合理的懷疑。人格特質這種東西,眞的很重要!

 

至於民進黨或與扁珍有接觸的企業或人士,許多人更接近權力核心,更了解扁珍的所作所為,卻姑息放任,不然就是趁機分一杯羹,活該落到如此下場。

 

扁家的人,至今仍相信一切都是政治迫害,是他們家必須扛起的政治原罪,他們的信念之真誠,語調之激憤,讓我真不得不懷疑他們是不是都或多或少患有人格分裂。阿扁嘴巴講:「何必有恨?」,對於說真話的證人和起訴他的檢察官則充滿恨意!這一家人,真是夠了!

 

1:《我思我見-鬼扯的台灣十字架》,莊佩璋,2009125日中國時報。

 

延伸閱讀:

1. 真相不該因吳淑珍的低頭而遮掩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4+112009021100135,00.html

 

2. 我思我見-鬼扯的台灣十字架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4+112009012500074,00.html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