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輩子有一次瀕臨被求婚的經驗,講「瀕臨」,因為那次的過程實在是很瞎,現在忽然想起來,還是覺得好笑。

 

話說我在加拿大的獎學金遊學課程結束後,不是與當時男友 N 一起到落磯山脈旅行,然後才回台北嗎?回台後約莫一個月左右,我們傳真電話熱線不斷,而且已經講好我要再飛回渥太華待一段時間,延續這段因遠距而可能早么的戀情。

 

以前是住在住宿家庭,偶爾在他的住處過夜,這次回去當然與他同住。可是我也不可能久住,一來我還是要回台北找工作,賺錢養自己,二來姐姐的婚禮日期已經訂了,所以必須在 10 月以前離開。反正就是抱著能多相處一天是一天的心情!

 

等到回台的時間近了,心裡當然會不捨。雖然我們無所不談,可是畢竟在一起一共也只有六個月左右,談到「兩人的未來」似乎也太快了,我們都沒有這種準備,而且他第二年也必須回歐洲進修,所以我們並未討論這點,只是走一步算一步。

 

一天晚上,我們已經躺在床上準備睡覺,聊聊天後,好半晌兩人都沒再說話,我又愛睏極了,開始進入半睡眠狀態。突然間,聽到有人說話,那個聲音把我從淺眠狀態給拉了回來。

 

是他說話的聲音,我還以為他睡著了,但他說的是:「我們明天去找個教堂結婚。」

 

說真的,我根本沒想到他會有這個念頭,而且當時我又是在淺眠狀態下醒過來,所以實在不敢確定我有沒有聽錯,因此我轉過頭去問他:「你在做夢嗎?」

 

他默不作聲。

 

第二天,我們都沒有再提這件事。到了中午,我實在忍不住了,就試探性問他:「昨天晚上我睡著了,可是突然被你說話聲音驚醒,但是我沒有聽清楚你說什麼,你到底說了什麼?」他抿嘴笑笑,沒有作答。

 

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

 

到底是我那句「你在做夢嗎」掃了他的興(A big turn-off),還是第二天醒來後,他自己覺得不妥,反正我也無從知悉。

 

可是我們當時可能結婚嗎?我沒有做好準備,我也不覺得他已經做好準備。我們雖然很合得來,可是個性太相像了,固執又倔強,不太能妥協,沒有互補因子。當時兩人又年輕(他比我小六歲),都沒有很成熟,即使結婚,搞不好日後也會離婚。我向來用腦談戀愛,理智甚過一切,他就曾對我說過:「Follow your heart!

 

如果那時真的一時興起,搞不好真的有可能結婚,但我後悔嗎?沒有。我都想過了。如果當時真的結婚,我可能就變成一個沒有什麼工作經驗與專業的家庭主婦,跟著老公四處外派(不是他當時的情況,而是日後熬過一段時間後),可是他那時真的不夠成熟,沒有成熟或真的愛我到讓我可以放心把自己的後半輩子交給他,然後仰賴他鼻息。哪一天要是中年失婚了,我沒有一技之長,如何養活自己?

 

可是這幾年來,我建立和累積了自己的專業能力,至少我可以靠自己過活,即使賺的不多。哪一天我結婚,即使又離婚了,我仍然有謀生能力,也就是說,我的未來掌握在自己手裡,而不是還沒有工作經驗就嫁人洗手作羹湯,一旦中年失婚,生活瞬間天崩地裂。

 

我會不會想太多了?或許吧!也許就算結婚,搞不好也會有機會工作或有不同的發展,不見得如我所想像的這樣。但誰叫我就是這種「想太多」的人呢!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ing2wlove
  • 哈哈,當時跟妳求婚的應該不是他,而是他的荷爾蒙吧... 不過能夠理智的處理,當然是比熱血沸騰的跳進婚姻裡要聰明啊。哪像我小時候,唉,還真他媽的熱血啊...

    (我也覺得生活平淡得沒啥好寫的說,是不是到了要出門去找樂子的時候啦?)
  • 沒錯,應該是他的賀爾蒙沒跟大腦商量,就脫口而出了,呵呵!

    bricheto 於 2009/06/07 11: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