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間,天空下起這幾天每日午後必下的傾盆大雨。在家裡看電視,突然聽到外面有狗的哀嚎聲,循著聲音朝窗外張望,搜尋了半晌,才看見一隻流浪狗站在社區藩籬內的草地上哀叫,身邊沒有任何人。然後不一會兒,看他好像有一隻後腿無法自由動彈,一陣踉蹌,最後整個身體趴了下來,而且持續哀叫,好像在喊救兵,但看起來並無任何外傷。

 

我見狀趕緊上網找出動物保護協會電話,打電話請他們支援救助。他們轉介了一個貓狗一一九電話給我,我又打了過去,電話中的人說他現在人在桃園鶯歌出勤務,等一下還要去處理台北市另一個案例,所以要我先打電話給台北市市民熱線1999,請他們派人處理。

 

打電話的過程中,我又張望了一下窗外樓下草坪,發現那隻狗已經側躺下來,沒有任何聲音和動作了,不知是生是死。我開始嚎啕大哭,一面擦眼淚,一面又趕緊撥打市民熱線。

 

處理完畢,我又打給社區管理員,告訴他們小狗位置,並告知我已經打電話請人過來幫忙處理,若等一下救兵抵達,請他們協助指出小狗位置。當然,一方面也是怕他們在救兵到達前,若先看到小狗,可能會先行隨便處置丟棄,我不相信他們會有想要救狗的念頭。

 

處理這些事情的同時,我不時又探頭出去看那隻狗,然後又不時放聲大哭,鼻涕眼淚擤個不停。

 

我換個房間,改從另一個窗戶看出去,隱約好像看到小狗肚子上下起伏,顯然還沒死,頓時士氣大振,趕快拿了傘下去查看,也想幫狗擋一下雨。狗狗就躺在圍籬旁邊,眼睛朝著圍籬方向,不知道有沒有看見我,但他顯然知道有人站在旁邊,竟然打開後腿,好像是知道有人來了,想要撒嬌,但頭部動彈不得。

 

我留了一把傘幫他的上半身遮雨,然後回去等電話(以防萬一救難隊找不到地址)。再往窗外看,剛才留下的傘竟然被風吹偏了,頹倒在一旁。我只好又下樓去,這時,天可憐見,天空竟然放晴了,而且小狗旁邊的草坪還被蔭遮住,但陽光卻剛好直射在狗狗身上,一暗一亮十分明顯。

 

我都快急死了,報案到現在已經過了四十分鐘,還沒看到任何急救小組的蹤影。我開始跟小狗說話:

 

「小乖乖,再撐一下喔,馬上就會有人來救你了。」

 

「小乖,再等一下喔!好乖喔!」

 

小狗好像聽得懂,使盡力氣發出一點聲音,然後開始大口喘氣。對!用力對抗,不要認輸!但其實我好怕他會在我面前斷氣。只見他肚子起伏開始變慢,原本緊閉的嘴巴張開,舌頭垂在草地那一側。

 

然後,他嘴巴的動作突然靜止,我緊張的望著他的肚子,剎那間,好像肚子不再起伏。我直視他的肚子半晌,然後,他突然又開始大口喘氣。

 

這時一位管理員走過來,他堅信狗狗是被下毒,所以舌頭才會吐出來,而且眼睛也好像被人打過,視力有點問題。不論如何,這時已經快一個小時了,還沒看到動物小組的人影。我拿起手機撥給動物檢驗所(這期間我與他們通了幾次電話,知道最後是動物檢驗所會派人前來),開始發飆:「都這麼久了,怎麼還沒到?有命都變成沒命了!」電話那方解釋因為勤務人員出任務才剛回來,現在已經出發了。

 

這時,社區打掃的阿姨也走過來,管理員告訴他這隻狗被下毒,阿姨用台語說:「阿彌陀佛喔!」

 

終於,救難隊到了,他們檢視一下小狗,我問他們:「看得出是被下毒還是什麼原因嗎?」

 

對方:「當然看不出來,要檢查才知道。」

 

我詢問他們:「你們會先急救吧!」因為我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載走後直接施以安樂死,而不先檢查是否有救治的可能性。畢竟這是台灣!

 

另一個人確認:「我們會先急救。」我這才稍微安了心。

 

對方戴上手套,兩個人分別抓住前後腳,將狗抬上廂型車後車廂。

 

我手上捏著面紙,一邊擦拭眼淚,一邊強忍淚水,這時候,一個社區歐巴桑住戶走過來,目睹狗被抬上車子,她對著在車邊準備離去的救難隊人員大喊:「喂!你們要幫忙消毒啊!」

 

其中一個人回頭看她:「我們沒有做那們多啦!你們自己找人來消毒。」

 

我則沒好氣對著歐巴桑說:「消什麼毒?牠還沒死啦!」

 

歐巴桑指著剛才狗狗躺著的草坪:「可是狗剛才在這裡。」

 

我口氣很不好的回嘴:「路上那麼多流浪狗,難道每一隻都要消毒嗎?」

 

歐巴桑聲音開始微弱:「可是牠….

 

我惡狠狠插嘴:「又沒有死,消什麼毒?」轉身離去,不想再理她。我看她講話呼出來的氣息所吹拂過的空間才需要消毒咧!

 

回家後,從窗戶望下一樓那處草坪,看到那個歐巴桑正拿著社區灑水水管沖洗那塊草坪。對啦,沖一沖,最好有跳蚤四處逃竄跳到你身上,然後跟著你回家!

 

我照了照鏡子,眼睛哭到紅腫不堪,臉也被面紙擦得紅紅的,真的有點好笑!

 

我也真是哭點太低了,只能說小動物真的是我的超特大號罩門。

 

又過了兩個鐘頭,動物檢驗所的人主動打電話來告知,那隻狗被送到內湖。

 

我吃了一驚:「嗄?急救還送到內湖那麼遠啊?」

 

檢驗所:「因為內湖的救護設施比較完善。但是你要有心理準備,牠的症狀好像是內出血,如果急救不成,我們就會人道處理。」

 

我:「我知道,我是想我們能救就盡量救,救不成也沒辦法。」說著說著又開始哽咽,掛了電話後開始放聲大哭。

 

內出血?難道是車禍?可是被車撞後怎麼還有辦法繞一大圈跑進有圍籬的社區內呢?或者,難道是被掃地阿姨拿掃把打?她雖然剛才嘴巴講著「阿彌陀佛」,可是若看見社區有無主人的狗,我相信她是會打狗趕狗的。馬的,這就是為什麼剛才聽到她說出阿彌陀佛時,我當下覺得很諷刺的原因。

 

什麼原因造成狗狗倒地無法動彈,現在當然無法得知,我也應該不會再打電話去詢問,怕後果不好徒然傷心罷了,實在不想再哭一次。

 

只能說,台灣的動物急難救援真的做得不夠好,不僅資源少,而且速度又慢。如果救護車接案後一個小時才抵達,早被人罵翻了,可是誰在乎狗命呢?其實報案的過程中,不論是哪個環節的接電話人員,真的都很願意幫忙,也盡力幫忙了,態度也很好,只是這樣的效率(一個小時後抵達,然後再從信義區送到內湖?)真的能急救到需要急救的動物嗎?

 

台灣什麼時候才會有像Discovery (應該是動物星球)頻道看到的那種動物急難救援小組啊!嗯,或許我真的電視看太多了!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ting2wlove
  • 看完了,不知道要說什麼... 好心酸的感覺...

    尤其是那位"阿彌陀佛太太",這種人完全應該下地獄啊。
  • 希望以後很少讓我碰到這種事,當下真的太難過了。我從沒真正近距離看過斷氣的狗,所以我當時很怕他在我面前死掉,我不知道自己會有什麼反應,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應付那種場面。不過說真的,有了這次瀕臨死亡的經驗(不是我死,是狗亡),也許下次真正碰到了死掉的狗(以及萬一我家狗狗哪一天時後到了歸天的話),我就不會那麼害怕與不知所措了。就好像護士看多了死傷就會麻痺一樣?!

    bricheto 於 2009/06/25 20:36 回覆

  • ting2wlove
  • 這種事很難"麻痺"吧... 我也很怕這種場面哪,我們家錢錢也十幾歲了,雖說不在我面前,但有一天它蒙主恩招了,我大概也會大哭一場、幾天不能睡啊。
    只能說,生老病死,看開些吧。

    然後,詛咒那些虐待動物的人通通屁股開花!
  • 所以我曾想過,以後要是我家狗狗不在了,我並不想再養狗,因為養狗責任很大(當然不能跟養小孩比,但也是要付出心力),而且還要經歷牠生老病死,太難過了。不過講歸講,搞不好遇上有緣的流浪狗,就會把牠帶回家了!唉!到時候再說吧!對,詛咒虐待動物的人走路跌倒骨折,轉頭脖子扭傷。

    bricheto 於 2009/06/26 10:20 回覆

  • 雀飛筆
  • 這篇文讓人讀了好生難過,如此的醫療處理只不過證明人類的優越感,未將其他動物平等看待。

    只要家中曾經養過小狗且疼愛有加者,都是將之視為至親的家人,因為牠們都聽得懂人類的語言,只是無法用言語表達而已。

    雖然我家小狗不在了,只要有緣份,應該還是會養狗。
  • 沒錯,就是那種「人類的優越感」,所以覺得其他動物或生物的生命都不值一顧,更無法體會其他動物的痛苦與悲傷,這些人應該多看看動物星球或國家地理等頻道,學習用多種生物的角度來看世界,而不是只用人類的角度。

    bricheto 於 2009/06/28 20:38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