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12 Fri 2010 12:10
  • 過年

過年到了,照例又要採買些年貨。

 

除夕一直到初一,有時甚至初二,其實都會在爸媽家用餐,所以我的年貨並不是用來拜拜或闔家圍爐的菜色,所謂年貨對我們這種單身族來說,其實就是除夕當天要帶回爸媽家的貢品,還有給小姪子女們的禮品或零食,以及漫長過年期間自己在家當沙發馬鈴薯時用來撫慰無聊人生的零嘴。

 

以上林林種種,外加照例要孝敬老爸老媽的紅包,以及要發給小姪子女們的紅包,每次過年都受傷慘重,血流成河。今年因為金融海嘯剛剛告一段落,對未來的財務狀況充滿不確定性,所以我今年辦年貨時算是很節制了,上繳的貢品雖然不可少,但自己過年期間的撫慰食品則能省則省,一方面可以少花點錢,另一方面也是不希望過年期間總會增肥兩三公斤的輪迴再度重演。體重增加起來很快,但要減下來是很痛苦的!

 

另外,今年也照例到銀行去換一些新鈔發紅包。今年換鈔時有股悽涼、無奈的滄桑感,但若是以前,換到新鈔就會高興得跟什麼似的,是說那時也不知道在高興些什麼,其實那些新鈔都是用來發紅包的啊!只能說景氣與不景氣時,心境真的差很多。

 

雖然過節難免要花錢,但年節的氣氛以及家人團聚(其實幾乎每星期都團聚一次啊!),還是讓我每年都很期待過年,如果姊姊一家人也能在台灣,那就更好了,五個小蘿蔔頭一定熱鬧非凡。

 

小時候,每到過年,幾乎都是除夕清晨就由爸爸開車,全家載著行李回南部爺爺奶奶家吃團圓飯,爸爸的六個兄弟姊妹及兒女也都會回來,好不熱鬧。吃完年夜飯、發完紅包後,一群大人小孩就會聚在其中一個大通舖裡打打怡情的紙牌,其他人就看電視賀歲節目,爺爺奶奶家教甚嚴,沒什麼其他餘興節目,大家幾乎很早就入寢,沒有守歲的習慣。鄉下家裡是個大宅院,房間很多,棉被枕頭也很多,所以只怕你不回來,不怕你回來沒地方睡。

 

到了初二,中午奶奶必定委請總舖師準備好幾桌豐盛的菜餚宴請女婿(唯一的一位女婿),也因為這種好口福,我很小就知道鄉下的辦桌真是不輸台北餐廳的菜色啦!我們一家也必定吃完這攤後,下午才告別爺爺奶奶,再驅車開往同一縣不同鄉鎮的舅舅家(外公外婆在世時的老三合院),然後幾乎會在那裡待個好幾天,三個阿姨們也會紛紛從婆家帶著小孩回來會合。

 

我們都很喜歡回舅舅家,因為爸爸那邊的親戚比較拘謹無趣,但舅舅阿姨們從小跟我們很親,百無禁忌,我童年中抓蚱蜢、摘西瓜、烤番薯等等鄉下田地的經驗,都是在外公舅舅家發生的。

 

現在的過年就沒這麼有趣了。長大了之後,過年就不喜歡跟著父母回南部過年,因為覺得無聊。後來,爺爺奶奶相繼去世,舅舅一家也搬離老三合院,我們就更沒有機會回去了。

 

現在除夕回家團圓期間,老實說在父母家也是沒什麼事可做,大家無聊得看看電視罷了,要不然就玩玩電腦遊戲,或者打打大老二、撿紅點或排七等紙牌遊戲(因為我媽只肯玩這些不用大腦的遊戲,要教她玩橋牌或拱豬,她都一再抗拒),而且秉持我媽媽家(包括舅舅阿姨們)一脈相傳的賭博血統,沒有賭錢我媽是不玩的啦!所以說穿了,過年期間,我家就是聚賭咩!不過我們輸贏只有100元,也就是說即使一個人輸得再慘,他(她)最多只需付100元啦。

 

走筆至此,原本興奮的過年之情,忽然有種人生真沒意義的感覺!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ing2wlove
  • 妳這最後一句怎麼這麼急轉直下...
  • 因為想到過年都做這些活動,忽然覺得人生好像沒什麼意義啊!

    不過這兩天我贏錢居多,而只要我贏錢,牌品很差的我媽就不高興了,就會罵放炮的那一方,哈哈!

    bricheto 於 2010/02/15 10:57 回覆

  • stry1514
  • 我的血統也有過年賭博的基因
    那也是一年中我唯一會賭錢的時候
    覺得很好玩啊 (也不像你家有100元上限)

    過年增胖則是恐怖的夢靨啊 (但每年都來)
  • 爲了娛樂我媽,我們幾乎每個星期都會玩紙牌小賭一下呢,但輸贏最多50元,過年才增加為100元的。

    昨晚量了一下體重,過年至今重了兩公斤,今早又量了一次(因為早上體重通常較輕),變成過年至今重了一公斤,一兩公斤算客氣的了。不過我還是每天吃得好撐,剛才不得不去買胃藥吃,我真是走不出這永恆的輪迴啊(吃──肚子痛──胃藥)!

    bricheto 於 2010/02/21 15: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