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在紐約時,曾經爲了賺點外快,在校園張貼教授華語的小廣告,結果真有人願意花錢來當我的學生。

 

當然我也不是為了賺錢唬濫,隨便教教,誤人子弟的,以前在台灣,大學還沒畢業就曾在華語補習班當過中文老師,畢業後還繼續教了一陣子。教書這種東西,我覺得還是需要一點天份的。光靠天份當然不夠,就好像打棒球,有些人天份佳,爆發力強,但是若缺少後天的努力和智慧的判斷,天份很容易就會撞牆,發光了一陣子後便難以更上層樓。但如果具備天份,又願意戮力學習、準備,那就容易事半功倍。當然,勤確實能補拙,有些人努力準備教材,即使缺少那麼點天份,旁人還是能看出你的認真,也能教出一點成績,只不過難免會有不得要領之際,例如當學生碰到瓶頸時,老師卻看不出癥結,無法對症下藥。

 

我就看過這種例子,一個英文老師在教一個幼稚園小朋友唱一首歌,教台灣幼兒唱英文歌本來就是件苦差事,也真難為那個老師了,不過,那個小朋友某一句歌詞卡住,怎麼唱都不對,但是那老師卻還是一直認真的重複他的教唱方法,腦筋轉不了彎。我的天啊!這個老師的確很認真、很和藹沒有錯,但是小朋友明明有幾個字怎麼唱都唱不好,他卻還不改變他的教導方式,還在不斷的重複「整句」教唱,完全沒有想到先來個單字或是雙字練習,結果唱了好幾遍,學生還在原地打轉。我知道那不是我的場子,絕對沒有資格講話,但站在旁邊看了一會兒,實在很想自己親自上陣啊!

 

扯遠了。

 

當初來紐約時,就把我在台灣教學用的中文教材一併帶過來,現在果真派上用場。

 

第一個學生是個韓國男生,在紐約念研究所。在台灣教中文時,班上同學學得最好、發音較標準的,通常都是韓國和日本學生。所以這個紐約的韓國學生也沒有例外,領悟得很快。

韓國男生家世背景不錯(他提過,但我現在當然早不記得了),不是像我們這種窮學生,人也溫謙有理,我們上了幾次課,聊得很愉快。我必須承認,教中文是最、最好賺的外快了。雖然,既為人師就必須事先準備教材,但是如果本身中文程度佳(我那時候的中文造詣比現在好太多了,現在只剩下基本能力),邏輯好,有概念,也有很多話題可以與學生對談,那麼還有什麼比利用天賦本能賺錢來得容易的(這句話聽起來引人遐想,但你們也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嘻嘻)?用母語張嘴講話就能賺錢,這絕對比端盤子來得輕鬆多了。

 

亞洲人尊師重道,眾人皆知,上了幾堂課後,韓國男生表示要請我吃飯,我先是推辭,但他堅持表達謝意,所以我轉念一想,既然這是他的誠意,而且只是吃頓小餐,況且他又不是付不起一頓飯,所以好像也不必太執意推辭吧!

 

有些男人是打腫臉充胖子型,明明付不起,偏偏要請女生吃高級餐廳,如果是這種男生,而我又對那個男生沒有興趣,那麼這種邀約我是絕對不去的。在紐約就聽學姊提過一個台灣女學生石榴裙下追求者眾多,學姊的一位男性朋友也是其一。大部分留學生手頭都很拮据,但這位精蟲充腦的男同學爲了一親芳澤,請那位眾星拱月的女學生到洛克斐勒中心頂樓著名的、奢華昂貴的彩虹餐廳吃飯。

 

彩虹廳?一個人一餐消費就是我好幾個禮拜的伙食費了吧?我當時聽到這個故事簡直匪夷所思:為什麼會有男人覺得用超出自己能力的方式來追求女生,是一件浪漫的事?就算追到了,你覺得那個女生看上的是什麼呢?你本人嗎?總之,聽說那個男同學最後並沒有因此而抱得美人歸,依然是人人有機會,個個沒把握。

 

好了,一天傍晚,韓國男生帶我到曼哈頓一家韓國餐館用餐,已經忘了那是否是我的韓國菜初體驗,總之,那天嚐到的海鮮煎餅和石頭鍋飯滋味,我至今難忘,真是好‧吃‧得‧不‧得‧了!!後來在台灣,再也沒有嚐過那麼好吃的味道了。事後我才恍然大悟,那應該是當地一家有名又道地的韓國館子,雖不算是貴到離譜的高檔餐廳,但價位也不如我所想的僅是一家小餐館。

 

席間相談甚歡,我其實不知道他對我到底有沒有意思,我年輕時,對於追求者所散發的費洛蒙,本人的偵測雷達是很不發達的,只要是我沒興趣的,一概接收不到。認真說起來,其實並非完全偵測不到,而是只要是我認為我應該不會有興趣的,我就自動忽略雷達上的任何訊息,一切當作沒發生。

 

吃完飯後,當時約晚上八點多,紐約夜幕降得很遲,晚上八、九點天色依舊明亮,男同學提議往某個方向散步一段,我因為覺得吃完飯也該走了,婉拒這個提議,表示要往相反方向走去搭捷運回家。他看了看我,然後禮貌地跟我道了晚安,我們就分道揚鑣了。以後他再也沒跟我連絡過。

 

走回家的路上,我忽然想到,咦,人家剛剛才請我吃完飯,那頓飯好像不太便宜(超出我的預期),無論如何我也算受人好處,結果不過是邀我散個步,我卻推辭了,實在太不識好歹了,真正有夠白目!對,我年輕時是很白目的,不懂人情世故。我這輩子常常在想,年輕也是一種錯誤啊!因為年輕,不識很多事,不懂得感激,不懂得付出,自以為是的結果,犯了很多錯誤。

 

因為我的白目,我無意中成了我討厭的那種占人便宜的女生。當然,我對這個韓國男同學是沒有興趣的(我那時對任何韓國人都沒有興趣),以致我可能一開始就錯估了形勢。也就是說,很可能,他邀約晚飯的目的其實不是僅僅表達謝意而已,而是帶有一點約會性質,但我一開始就認為這只是學生請老師吃飯,所以不作他想,如果我認為這是「追求」,我一開始就不會讓他請我吃飯了,因為我向來不讓我沒興趣的男生誤會我的心意,也不想利用他人的心意佔人便宜。

 

然後呢,雖然我對他沒有興趣,但我不討厭他,與他相處其實很自然,很愉快,吃完飯後,其實小散步一下也無妨,更何況這個人才剛剛請我吃頓飯耶!而且人家也沒有越雷池一步,等他真的表白我再敘明己志也不遲,可是我啊,沒用大腦就婉拒散步提議,聰明如他應該即刻明瞭我沒那個心,更看出我是個白目女,所以就謝謝不連絡了。

 

少了一個學生以致少了外快只是件小事,我懊悔的是,我覺得自己好差勁啊!

 

我這輩子的白目事蹟罄竹難書,而這件事真的讓我印象深刻。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try1514
  • 只是回憶喔?
    乍看以為你真來紐約了
  • 本來是不想寫紐約的,因為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但最近不知為何常想到一些舊事,想著想著,就覺得乾脆趁還記得的時候寫事後日記,作為以後回憶的材料。沒想到越寫,竟然越多早已不復記憶的事情全部都湧了上來,好奇妙。

    bricheto 於 2010/06/03 09:52 回覆

  • ting2wlove
  • 唉唷我最近也是,隨便就會想到一堆舊事,有些還真是會讓我寢食難安...這是什麼現象啊這~
  • 我是不知道你啦,但對我自己來說,這是「趕快出去走走,別窩在家裡當宅女,每天足不出戶,腦子想東想西,只顧回憶過去而沒有任何建設性」的現象啊!

    bricheto 於 2010/06/05 12: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