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下午,經過鏡子前面時,湊身看看自己的臉,滿面油光,用手指摸一下,實在油得嚇人。面紙其實就是吸除臉上油光的最佳利器,但我忽然想到,年輕時買的或人家送的吸油紙好像還沒用完(這東西該不會有有效期限吧?),我已經好幾年不用這種東西了,乾脆把存貨拿出來用用。

 

這時,腦裡忽然閃起多年前的一件吸油紙事件。

 

多年前在加拿大渥太華上英語課程,那一年,該語言學校註冊的大多是韓國學生。我們班是小班級,但依照比例,班上韓國學生也不少。我最要好的韓國同學是罌粟,另外有兩三個韓國同學中午常常一起吃飯。偶爾跟罌粟和志緒子一起聚會時,也會有幾位不同班級的韓國女生加入(因為罌粟的關係而認識並玩在一起)。其餘的韓國學生,不是不熟,就是調性與個性完全不同,充其量只是點頭之交罷了,沒什麼交集。

 

一天,下課時間,教室裡一個跟我沒什麼交集的年輕韓國女同學(看起來像二十出頭)和她的死黨在聊天,突然,只見這個女學生走過來問我有沒有吸油紙,我很熱心的拿出一片給她,她伸手接過後往臉上吸了吸,然後說:「還是韓國的吸油紙比較好用,台灣的不好用。」

 

我微怔一下,心想:難怪我跟這個人沒什麼交集。不過,我沒說什麼,也沒動氣,回頭繼續做我手邊的事。這件事我從來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過,因為實在不值一提。不過,既然此一幾百年前的記憶又浮出水面,於是我不免思索:「除了什麼都不說之外,當時我還可以有什麼其他反應嗎?」

 

這個女孩子其實後來還發生了兩件事跟我有關,那兩件事都印證了我對她的觀感與直覺果然沒錯,不過這些都不算什麼大事,我跟其他同學相處時完全不會提到她,因為她根本不是我朋友圈裡的人,而且她的為人如何,也完全不是我所關心的事情。

 

那次的吸油紙事件,其實記憶已經有點模糊,可能是她的表情透露著某些訊息,讓當時的我覺得她故意挑釁,但我當場倒不至於感到難堪或氣憤。那個吸油紙是朋友家裡工廠製造,拿了些來送我,確實不是我用過最好用的吸油紙。更何況,明白人應該也會認為那位女同學那樣講很無聊吧,還需要我做什麼反應?更何況,我總不能因為這樣就嗆回去:「你這樣說是什麼意思」之類的,那樣就太小題大作了,整件事其實還沒到讓我覺得有必要反擊的地步。

 

整個事件的癥結在於,如果我們是兩個韓國人或台灣人在討論哪裡的吸油紙好用,那當然不成問題。但她明知道我是台灣人,當著我的面,以帶點輕蔑的口氣(依稀有這種記憶,但真的記不清楚了)講那樣的話,確實讓人聽起來不舒服。

 

現在想想,如果在她說完:「還是韓國的吸油紙比較好用,台灣的不好用」之後,我輕鬆回答:「喔,我這個吸油紙是made in Korea」,或許可以把她射出來的刀輕輕的打回去,不必劍拔弩張,就能迴向打到她自己,好像也是一種反應方式。如果怕流彈會射到其他不相干的韓國同學,或許我還可再補上一句:「喔,我這個吸油紙是made in Korea,我覺得還滿好用的啊!」

 

不過這樣一來,她可能會更討厭我,甚至會在背後說我壞話吧(其實另外兩件事件中,我已經隱約覺得她有這樣做了)!說真的,人家要說我壞話我也沒辦法,我又管不到別人嘴巴,只要不是我在乎的人,就不太會影響到我。但我當時的反應沒那麼快,而且,這真的不算什麼大事。就算是發生在今天,也要看對方是怎麼樣的人或發生什麼事,我才會決定是否反擊。其實,人一生,生活週遭不免會碰到類似的人,少根筋但沒有惡意者尚無大礙,有些人則明顯惡意挑釁,真讓你納悶到底何時惹到他們,或他們到底看你哪裡不順眼了?而只要他們討厭你,這個理由就足以讓他們當著你的面對你惡意挑釁。

 

高中放學時穿著醒目的學校制服走在路上,曾有過一兩次經驗,與穿著商職制服的女學生擦肩而過時,她們會故意在你旁邊說:「哼,好醜!」美醜應該不是重點,重點是她們顯然看我的制服不順眼,不然哪個心態成熟的人會當著陌生人的面說人家好醜?這段請大家不要看錯重點,我沒有「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觀念,也沒有醜化任何唸職業學校的人,我講的是個案,不是通例。很多老一輩的人仍然抱持著古代的「士大夫情結」,認為一定要唸綜合高中考大學才是正途,我則認為人各有志,人品比學歷重要多了,學歷也不等於成就。我只是提出親身經驗調侃某些高中年紀女生的某些心態罷了。

 

唸大四時,一位大三學妹的男友掌管某社團,該男友多次力邀我擔任社團幹部,我婉拒了,但從此那位學妹似乎就看我不順眼(難道她懷疑她男友喜歡我?但那關我什麼事?)。有一次旁聽某堂課,學妹也在教室,剛好坐在我的後面,我跟她打招呼,她開始說些涉及人身攻擊的話,好像是批評我的穿著還是什麼的,我完全不以為忤,笑笑看了她一眼便轉身面向黑板。她看我沒反應,又乘勝追擊說了幾句,我只好再回頭,剛好瞥見她旁邊搞不清楚狀況的同學臉色已經變了,我笑著對她說:「謝謝你的諷刺」後,又轉身坐正。此時她得意的回答:「原來你聽得懂!」

 

我當時是覺得好笑,顯然學妹是個幼稚的人,但反正不算是我朋友,我也不在乎她,彼此的生活又沒有任何交集,所以真的完全沒有任何氣可言。(我年輕時顯然修養比較好)

 

有時候會發現,有些女生即使已經離開中學一段時間了,想法和心態還是「so high school」。那個韓國女生和學妹可能都是心智還沒轉大人吧!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try1514
  • 啊 你修養會不會太好了點?
    是我就完全不行
    我是很容易被激怒的
    但壞就壞在 被激怒了 當場又無法有很有急智的反應或反擊
    所以常常只是內傷

    的確 chemistry 不對的人 怎麼看都不順眼
    在國外會更慘 因為圈子更小
    逃都逃不掉

    還有 妳可能是我學妹喔
    就憑那醜制服 似乎猜得到啊 呵呵
  • 我的修養其實沒有很好,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兩件事都沒激怒到我,可能她們都是無聊到讓我完全不想跟她們一般見識吧!我年輕時通常真正被激怒時也是常常內傷,事後想想才會後悔當時應該怎麼怎麼反應才對,而且很多時候有些話當場沒說,是還想給對方留點情面,但現在的我比較敢與人confrontation,對方若太過囂張「假死」,把我惹毛了我可是不留情面的。不過要把我惹毛到那種程度也不容易啦,呵呵!

    bricheto 於 2010/09/01 14: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