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晚上拿著遙控器隨便按了幾個電視頻道,按著按著,看到《動物星球頻道》正在播放一個節目《動物來破案-小狗運毒》,內容大致是哥倫比亞和美國緝毒局接獲情報,突襲一個作為販毒中繼站的哥國農舍,這次的行動沒有逮到任何人,但意外發現有好幾隻拉布拉多等大型犬的幼犬在現場,其中有一隻狗在警方突襲時逃跑了,剩下六隻狗又飢又渴,而且看到人就興奮的想玩耍,另外在後院還發現幾隻狗的屍體。

 

警方又發現屋子裡的陳設看似一間獸醫診所,但桌上卻留有液態海洛因,然後又發現小狗的肚子鼓鼓的,而且每隻狗的肚子都有手術疤痕,所以警方研判可能是哥國毒梟企圖利用小狗運毒,也就是把海洛因藏在小狗的肚子裡,企圖在闖美國海關時躲過緝査。

 

如果不立刻把小狗肚子內的毒品拿出來,毒品袋可能隨時在小狗體內爆開,從而中毒死亡,而且從現場設備看來,毒梟在進行毒品置入的手術時,根本不可能進行消毒,因此小狗也可能因腹內感染而危及生命,更遑論當初手術進行中,毒梟可能並未進行適當的麻醉程序,因此過程中可能造成小狗受苦。

 

警方於是立刻將六隻小狗送醫,一方面希望取出毒品作為證據,一方面則希望挽救小狗性命。而農場死掉的狗屍體,很可能是毒梟演練置入海洛因手術的犧牲品。

 

進行取出手術後,果然在小狗肚內拿出毒品包,但有三隻小狗因感染而死亡,另三隻則活了下來。

 

參與此次行動的一位美國警官表示,毒梟運毒的方式不斷演進,但是枉顧狗命的做法實在令人髮指,不過他也一針見血指出:「這些人根本不管人的死活了,當然更不會在乎小狗的死活。」

 

美國警方在提到小狗時,很顯然是把小狗的生命當做人命來關心,我忍不住想,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台灣,台灣大多數的警察有可能像搶救人命一樣,以搶救小狗的性命為第一要務嗎?

 

前陣子,我爸爸帶小狗去公園散步,一位歐吉桑跟我爸聊了起來。

 

歐吉桑:「喔,這隻狗年紀很大了吧?」

我爸:「對啊,18歲了。」

歐吉桑:「她的白內障很嚴重,沒有帶她去手術嗎?」

 

我爸回來描述時,類似嗤之以鼻的啞然失笑:「狗做什麼手術?」

 

不久前我和爸爸一起看電視新聞,好像是一隻狗對著一位民營郵差吠叫,這位郵差怕狗咬他,於是撿起路邊石頭砸向小狗,造成小狗受傷。我看到新聞報導時,大叫這個郵差怎麼這樣對待狗,一旁的爸爸說話了:「是那隻狗要咬他啊!」

 

我說:「狗狗只是叫而已,又沒有咬他,哪有為了怕狗咬就先攻擊狗的?如果是一個小孩對他大罵,難道他會拿石頭砸小孩嗎?應該不會也不敢吧,會這樣對待狗還不是因為他不把狗命當回事。」

 

我爸很疼愛我家的狗,可是他對於小動物所抱持的觀念還是非常傳統和老舊,就像很多人一樣。這些觀念經過解碼,翻譯出來就是:這個星球是由人類所主宰(人類的優越感),小狗的狗命由天,萬一發生不測也不過是一條狗命,動什麼手術?人類拿石頭砸狗不過是為了保護自己,這是天經地義的做法。

 

為什麼我說上述觀念老舊?因為隨著地球反撲,人類自我反思,當今社會逐漸演化出不再是「唯人類獨尊」的思維,並學習用更大的胸襟來看待地球與尊重地球上的生命。如果我們還用「貓狗命不值錢」或「貓狗是賤種」的心態來看待這些已經在人類社會中與我們共存已久的小動物,那不是老舊的思維嗎?

 

雖說如此,我並非鼓吹貓狗等小動物應該擁有與人類相同的社會經濟地位或投票權利,我只是認為人類起碼應該秉持尊重弱勢的心態來看待我們環境中隨處可見的小動物。

 

其實,人類不過是生存在地球上的其中一個物種而已,除了維持人類自己生存所需所作的必要宰殺之外,其他許多物種的生命過程也應該同時受到尊重。我不是主張不殺生,我自己並非素食主義者,但是作為「強勢物種」,我們應該可以要求肉品業者提供安全衛生且經人道宰殺的動物肉類食品,並且在豢養過程中不要只是唯利是圖而有虐待動物的情事發生。

 

獅子、大熊在野生世界裡或許是強勢的掠食者,但碰上武裝的人類,其實都不是人類的對手。而在人類社會中求生存的小動物,例如寵物,更是人類社會中的極弱勢族群,其生命的品質與尊嚴完全存乎人類一念之間。

 

我自己如果遇到兇性較強的狗對我吠叫,我會先採取道德勸說:「小乖乖,不要叫,不可以喔!不准叫。」並輔以堅定的眼神和手勢。說也奇怪,這樣還真能安撫某些腦波較弱的狗狗。不過同時,我會密切注意小狗的動作,畢竟人類是經過教化的動物,但小動物不是,所以一般人無法預期小動物會做出什麼舉動。小動物有其地域觀念和某些本能,只要我們了解牠們的本能,不要任意挑釁,通常彼此相安無事。真要有狗作勢追我,頂多拿根木棍作勢防衛,嚇阻嚇阻牠,但是非必要不可能進行攻擊,也沒必要拿石頭砸一隻正在吠叫的狗。拿石頭砸吠叫的狗,這種動作背後的意涵好像在說:「你不過是一隻狗而已,你的命和身體比我賤,我隨時可以傷害你,不要搞不清楚狀況。」

 

我自己不是個有肢體攻擊性的人,所以我很難理解為什麼會有人下得了手去攻擊比你弱勢幾百倍的動物,而且還是不必要的攻擊。

 

每個人對貓狗或寵物的態度不同,有些人就是不喜歡寵物,那也無可厚非,畢竟大家有選擇或好惡的自由,但是不喜歡寵物還是可以尊重寵物吧?不喜歡也不必用傲慢的動作或態度來欺負弱小的動物呀!

 

還住在舊址前,有一次經過住家附近一棟老公寓,看到一個小學生在一間一樓的紅色木門前辱罵一隻坐在他家門口的狗,那隻狗看起來有點年紀,已經不是幼犬了。那個小學生盛氣凌人的吠叫,提起腳來作勢驅趕:「走開….」(忘了他罵什麼了),但狗完全沒有攻擊性,只是任由小男孩吠叫。看起來,如果不是他家養的狗,就是他家固定餵養的流浪犬。小男孩的行為顯然是把狗當作「社會中的賤種」來對待。

 

我當時很想趨前告訴小男生:「小朋友,你不要對狗這麼兇,如果是你,你希望別人這樣對你嗎?你這樣對牠,狗狗也會很難過的。」可是我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沉默的經過。事後我很後悔,畢竟,如果當時我去跟小男孩說這幾句話,對那隻狗來說,就算情況沒有改善,也不可能更糟了吧?忽然想起看過這麼一句話:旁觀正義和公理這些重要事情時,緘默以對很容易,鼓起勇氣反而困難。我當時就缺少那麼點勇氣。

 

回到《小狗運毒》這個節目,三隻存活的小狗現在已經長大,據專家表示,幼犬被置入毒品包時年紀很小,所以長大後應該不會記得這段經歷。我知道小狗年老後記憶力會變差,沒想到年幼時的經歷在長大後也會不復記憶。只是不知道那隻在突襲過程中跑掉的狗,後來怎樣了?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try1514
  • 我是很怕狗的人
    因為小時被家裡的狗嚇過(和爸媽晚上回家時 狗狗可能在睡中被吵醒 意識不清 把我當成陌生人撲向我)
    從此我對狗狗就有莫名的恐懼 (太怕牠們 所以絕不敢攻擊牠們)
    也不愛貓咪 因為覺得牠們有點陰森可怕
    所以我不太理解愛貓狗如子女者的心情
    不過 不虐待動物應該是一種普世道德
  • 我小時候家裡沒養過貓狗,與小動物也沒有什麼接觸的機會。不過高中時和同學一起到鄉下親戚家時,才剛靠近房子就被親戚的狗追著跑,千鈞一髮之際狗被主人抓住,我同學則笑翻了。

    bricheto 於 2010/10/16 23: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