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到眼睛已經腫成三眼皮了,但心情還算平靜。

 

多虧這幾年看過好幾集的「寵物溝通師」(The Pet Psychic),Sonya Fitzpatrick 除了能與寵物面對面溝通外,還可藉由與飼主去世的寵物溝通來撫慰生者的心靈(剛開始看時半信半疑,後來真的相信她具有這個能力)。透過這個節目,我瞭解到:寵物離開臭皮囊後,靈魂更為自由自在,而且會常常回來探視主人;如果主人搬家,寵物也會跟著走,不會找不到主人。最重要的是,不要再去為寵物為何離開、我們在照護過程中做錯了什麼等等而耿耿於懷,當寵物的大限已經到了,牠們其實都知道,沒有任何怨言。

 

以上的體會確實有助我獲得心靈的平靜。其實她活了十八歲,無憂無慮、充滿愛的十八年歲月,每個人都盡了最大的力量照顧她,愛她。最近這一年來,她的身體大不如前,去年夏天剪毛後就長不太回來了,眼睛也幾乎看不見,嗅覺也不太靈光,幸好外觀還算硬朗,還能到處散步、走走、玩玩,路人常常訝異:「十八歲了還能走這麼快?」

 

當然這兩天我也會反省,以前有哪些做得不夠好,或應該怎麼做,但不必拿來自責,而是作為以後若再度養寵物時的寶貴經驗。

 

雖然近幾個月來我也做了心理準備,知道她所剩日子可能不多,但真正發生的時候,才知道對於這種事,飼主永遠不可能做好充足的準備,當下永遠會覺得措手不及。我們已經設想過當花花老到不能走動時,推車帶她散步曬太陽的光景,沒想到連這個想像都來不及發生,才一餐吃不太下,就這樣走了。這應該是向來貼心的她,自己做的決定,因為她知道:她一走,我們無論如何都會傷心,但如果她虛弱的狀態維持越久,這段期間我們也會傷心哭泣,因此為了縮短我們傷痛的時間,她選擇迅速但平靜安祥的離開。

 

還有一點讓我沒有太大遺憾,那就是最後的時刻,我和妹妹都陪在她身邊,抱抱她,摸摸她,跟她說話,如果發生的時候,是在白天的妹妹家,我們兩人都不在她身邊,我應該會有更大的遺憾與悲痛。

 

一切似乎是冥冥中注定。周日晚上如果不是媽媽農曆生日,我就不會回妹妹家,也就不會看到花花,更沒有機會把她接來我家,悉心陪她最後兩三天。感謝老天讓我有這個機會,不然我大概會更難以平復。

 

去年12月,姊姊剛好回台探親,總算有見到花花最後一面。上周日聚會時,除了姊姊以外的所有家人都在場,花花享受了她最後的天倫。

 

我不想自己矇著頭默默悼念花花,以前的我可能會如此,但這次,我選擇放聲大哭,想哭就哭出來,而且我也想與人聊到她、提到她(或寫出來),雖然每聊到或提到(或寫出來)一次,就會哭一次,但藉由每一次的聊到、提到(或寫出來)以及哭泣,都會加速我從傷痛中復原,或許能有助縮短悲痛的時間,這是我自我療癒的方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richeto 的頭像
bricheto

單身貧女囈語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