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妞20111016     

妞妞剛來六天的睡覺模樣

養妞妞的決定,其實家人並不贊成,媽媽反對最力,爸爸本來無所謂,後來不知道是否被媽媽耳鬢廝磨給洗腦了,有一次也大聲叫我不要養了,連遠在溫哥華的姊姊都反對我養狗。是說,我是一個不跟他們同住的單身熟齡獨立自主的個體,我養不養狗,根本與他們無關,所以我很清楚他們的反對其實有其他引而不宣的的私自原因,我大概也清楚是什麼。

 

媽媽尤其試圖影響我的決定。嫌養狗麻煩、花錢、時間被這隻狗佔據等等的說辭那是免不了的;後來,嫌這隻狗太大隻,後來的後來,又委婉的說妞妞的尾巴下垂,這是不祥之兆。總之,能用盡的方法都用盡了,我當然還是自做自的決定。

 

並不是說我有多麼愛養狗,尤其妞妞是一隻疑似曾受虐有嚴重心理障礙的狗,並不好帶,但是我曾矢言要把花花養回來,而且既然已經帶回家了,就必須把她照顧好,就好像養孩子一樣,哪有嫌孩子不乖、不美、個性孤拐、難教難帶就輕言放棄的道理?

 

我想到我多年前曾看過一部電影(剛才查了一下,1987年出品),黛安基頓主演的「嬰兒炸彈」(Baby Boom),當時電視重播我就看了六、七次,而且百看不厭,不曉得為什麼我那麼喜歡那部片子。後來想了一想,一方面它是一部輕鬆的喜劇,另一方面可能是我很欣賞片中本來與小孩完全扯不上邊的女主角,儘管意外接收了一個親戚的嬰兒,造成生活、工作面臨困境,但她從未有過放棄這個嬰兒的念頭,依然積極的面對生活。淺白的說,就是那個嬰兒不是在計劃之內,但既然發生了,「把嬰兒帶在身邊」就是最高指導原則,然後再想辦法讓日子過下去,而不是另有些人採取的做法:擺脫掉孩子。

 

最後劇中女主角書沒有白唸,靠著自己的頭腦自行創業闖出一片天,我雖然沒有女主角的才情,經濟頗為拮据,但同樣不會隨便看待一個小孩或小狗的生命。雖然我個性消極,但某方面也算頗具毅力(不該放棄的很容易放棄,應放棄的堅持不放棄,這也是一種毅力--抿嘴堅毅貌)。我有想過,哪天就算不能養了,也必須是交給我信任可以養得好的人士身上。但目前都還沒有這種打算。

 

「世界上沒有用不到的經驗與知識」,這一直是我深刻的信仰與體驗。花花過世幾個月後,我在國家地理頻道看到了「報告狗班長」的節目,因為抱著以後還會再養狗的念頭,所以對於學習如何管教狗我很有興趣,加上節目主人翁的管教方式與理念我也認同,所以幾乎每週都準時收看。

 

養了妞妞後,我開始把我從電視上學得的一些知識與技巧用在妞妞身上,雖然功力有差導致效果不彰,但還是有一些收穫。

 

一開始把妞妞帶回來養時,她對於週遭的聲音非常敏感、懼怕,屋外的任何聲響都會讓她嚇得躲在桌下,或甚至跑進離聲響較遠的房間內躲起來。帶她出門時,只要有任何行人、摩托車,更遑論是汽車,都會緊張的張望、躲避,但她最恐懼的還是引擎聲更大聲的公車、垃圾車或貨車等,只要聽到我要帶她走的方向遠處傳來這些巨型車的引擎聲,一定全身發抖,尾巴夾緊,然後要不是死命抗拒不肯前進,就是試圖亂竄暴衝,猶如驚弓之鳥。

 

晚上帶她走小巷子,雖沒什麼人車,但也沒有比較順利。小巷旁山璧的樹葉被風吹得窸窣作響,她會驚嚇的回過頭張望。路邊人家家裡傳出塑膠袋的摩擦聲,她也會驚嚇的跳起來。下雨天帶她出門更是痛苦,我只要一拿起傘,她就露出驚恐的表情死盯著我的雨傘不放,然後我按下自動傘開關打開傘時,她更是驚嚇的試圖亂竄;收傘時,她也瞬間逃到牽繩所能拉扯的最遠距離,緊張的盯著我的傘。我只能猜測,這丫頭大概以前曾被人拿雨傘K過。但她被救起來時也不過才四、五個月大,所以就算曾被扁或K過,當時的她應該也才是隻幼幼犬吧!受虐的幼幼犬烙痕真的這麼深嗎?

 

因為她的事事懼怕和不信任,帶她、教她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有時難免覺得無力和沮喪,也才恍然大悟:花花真是一隻超級無敵小乖狗啊(想念花花)!但所幸現在妞妞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除了對於車子引擎聲仍然害怕,還是會全身發抖、尾巴夾緊之外,對於落葉、風聲、塑膠袋聲已經處之泰然;雨傘情結在我的特訓之下,也已經好很多了。

 

因為仍然懼怕車子,所以外出散步對她是個大課題。只有在巷底那個沒有車聲的墳墓旁山坡公園,她才真正像一隻狗,快樂的盡情奔跑,還會主動與其他狗兒搭訕。但我總不能每次遛狗都帶她來這兒呀,這樣對她沒有幫助。所以呢,這附近的人,常常會看到一個女人死命想要控制一隻全身發抖、抗拒不走或緊張得想要狂奔的狗。那個畫面應該是滿丟臉的,索性我臉皮厚,自己並不覺得丟臉,養狗教狗訓練狗沒什麼好丟臉的。不過不明究底的人看到一隻狗嚴重發抖,要嘛以為狗兒怕冷,要嘛可能以為主人平時會虐狗吧!

 

帶她到附近獸醫診所時,沿路必經的巷子以及一小段大馬路騎樓,難免會有車子的聲音,所以一路上她抗拒不從,緊張發抖,到了診所時,只想躲在候診室的凳子底下,我趕緊解釋她很怕車子。醫師大概從沒看過這種嚴重案例,還問我她在家裡會不會仰躺露出肚皮(狗兒展露信任與安全感才會有的動作)。是連獸醫師都懷疑我在家虐狗嗎?

 

其實,體認到幼小的她應該曾有受虐的經驗,我早已不打她,也不擺出撲克臉厲聲斥責她了,以免加深她的不安全感與抗拒心。我後來也體認到,帶她去公園玩,若她玩瘋了不想回家,叫都叫不回,等到被我抓到時,我也不宜打她或罵她,否則她自知自己不乖,怕我責罵,反而不肯乖乖回到我身邊。所以後來在外頭當我叫了半天,等到她回來時,我都會摸摸她的頭親親她,這樣幾次後,她的戒心消除大半,要叫她回來反而比較容易一些了。

 

除了這些心理障礙之外,其實妞妞是一隻好狗,平常也很乖,不會亂叫,沒有任何侵略性與威脅性,我房門半掩,她也不會自己闖進來,會乖乖在門外等。以後多帶她出去見見世面(但先前兩次國父紀念館之行和一次大安森林公園之行都失敗了,得另外從長計議才行),多帶她搭計程車(認真覺得,如果我有車能常帶她出去玩,也許她能更快消弭對車子的恐懼),或許她終究會慢慢改掉懼怕車子和車聲的心理吧!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try1514
  • 真的很辛苦呢
    不過看你這麼耐心 用心對待,真的很感動
    好像我兒子小時 我都沒這麼用心 (雖然我沒虐待他們啦)

    這真的很像受虐兒的反應
    所以 受虐的傷害造成的影響 真的不分人或動物
    加油 希望妞妞越來越健康-- 身體與心裡
  • 今天帶她去政大河堤玩,因為盤算那裡離車聲較遠(花了我很多計程車費就是了),看她還算自在,偶爾看到前方太多人群聚集時會裹足不前,但後來碰到一對夫婦帶了兩隻狗,慢慢就跟牠們玩開了。牠畢竟是幼犬,玩心很重,只是又有點害怕。以後慢慢的,應該會越來越好吧!

    bricheto 於 2012/02/04 21:01 回覆

  • ting2wlove
  • 目框紅... 真是好辛苦、又好感人。妞妞加油!
  • 她現在好很多了,雖然大多數時候還是不喜歡出門。
    我現在也比較有耐心處理她和貝貝不乖的時候,多虧一年多前有機會看到「報告狗班長」(再打一次宣傳),真是個對人類與狗的相處貢獻卓著的節目。

    bricheto 於 2013/04/30 10: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