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999  

人一生當中,難免會碰到許多奇奇怪怪的事,例如在某個時間、某個地點的什麼時機遇到了某些人、事、物。對一般人來說,這只是巧合,但對某些宗教屬性堅強的人來說,可能就解釋成緣分。

 

我不是什麼虔誠的教徒,所以與其說這是緣分,還不如說是一大堆湊巧的因素加在一起成的合吧。

 

話說週五天氣晴朗,當天下午,一直想著要帶妞妞去爬山,好久沒運動了,而且妞妞也很喜歡爬山。但不知為什麼自己一直拖延,東摸西弄搞些根本不重要的事情。等到真的想帶妞妞出門了,換成妞妞一直在抗拒,到了將近下午四點,終於把她拉出去了。

 

出門前換衣時,原本想穿一件黑色的T恤,突然想說黑色會聚熱,乾脆穿一件白色的好了。

 

沿途經過我妹妹的社區,碰到當初把妞妞救起來的鄰居太太閒聊幾句後,我趕緊告別,繼續前往象山登山口。爬山時非常順暢,這條路線帶妞妞走過好幾次了,我原打算可以沿著象山口拾階而上,登抵打印台後,從另一邊山路下山,等於繞一圈後最後順著原山路回家;也可以從拇指山登山口處下山,再走平地回家。

 

到了打印台附近,原本應該下石階了,妞妞按照慣例又想往旁邊的小徑亂闖。以前我都會喚回妞妞,這次,我轉念一想,花花在時,我常帶著花花探索過象山裡許多條山中小徑,總不能獨厚花花,那就讓妞妞探索一下吧。

 

於是我們沿著我原本沒打算走的小徑往下走。四獸山內的小徑千百條,有些走到後來就是死路,有些則通往山下四通八達的各地點。這條小徑我沒什麼印象,反正就跟著妞妞走看看。沒多久,似乎有飄雨的現象,我原打算沿著原路走回去,不過所到之處小徑超多,加上我自己也好奇,所以就隨便選一條走下山了。

 

沒想到這一走,越走越遠,四週環境看起來非常陌生,可是這時已經無法回頭了。此時,突然下起傾盆大雨,我猜想,與其折回原路,還不如繼續走下去,可能還會更快下山吧?

 

接著,我們轉進了一條有零星轎車經過的柏油路。幸好我有帶一把折傘備用,但妞妞已經全身溼透。沿路,碰到許多野狗向我們叫囂,但都被我斥退。這時候,越下越大了。

 

走著走著,前方出現一座佔地較廣的宮廟(忘記是否叫媱母宮),我走進去躲雨,順便用我的手套幫妞妞擦擦身。問了一下廟方的人如何下山,以及詢問走柏油路或石階會比較快下山。廟方一位小姐告訴我,走旁邊的柏油路會比較快,好心的她還幫妞妞繫上一塊塑膠布在身上,當作臨時雨衣。

 

眼看雨勢並未減緩,我帶著妞妞繼續上路。不知道是否是雨勢太大之故,總覺得這段柏油路走了好久,我研判那位小姐可能平常都是騎車走柏油路上山,才會建議我走柏油路比較快吧,但柏油路雖然比較好走,卻也九拐十八彎,我開始懷疑真的有比較快速嗎?沿路看到標示,才知道我們已經從象山走到虎山來了。

 

好死不死,此時雷聲大作,妞妞開始奔逃,雖然還是叫得回來,但下坡的山路不適合用牽繩,在讓她自己走的情況下,我一方面要擔心她亂跑,一方面還要擔心是否剛好有車子經過。

 

突然間,我聽到有什麼小動物嗚咽聲,本以為是貓咪,我朝矮山壁一方瞧瞧,什麼都沒看到。這時,不知道妞妞是害怕還是怎麼了,突然在山崖的一方路旁定住不動,眼睛往柏油路另一邊的山壁看。我怕是什麼野生動物跑出來,一手抓著妞妞,眼睛朝山壁方向搜尋。那個嗚咽聲聽起來稚嫩,我研判應該不是什麼兇猛的動物,但還是有點害怕,決定抓著妞妞趕快往下走。

 

沒想到,雷公這時再度大吼,妞妞嚇得突然跳向矮山壁的草叢中,我也突然看到一隻看起來像是出生沒多久的小黑狗躲在草中哀嚎。我走近一看,牠面向草株,並不理會我的聲音(可能是太小了還無法對外界聲音作出反應,但卻被雷聲嚇得哀嚎吧)。

 

剛開始我有點恐懼,不太確定那是一隻老鼠還是小狗,湊進一看,果真是一隻幼幼犬,那怎麼辦呢?放任這隻小幼犬在這裡、在這個雷雨交加的傍晚中,牠可能活不下去吧?以前的我,可能會走開,難過個幾天就沒事。但這天,我覺得總該做些什麼吧?畢竟妞妞當初也是鄰居太太伸出援手才有重生機會的。我從袋子中拿出一個小型塑膠袋,小狗離山壁有點距離,我站在路旁抓不到她。只好暫時把折傘收起來,任由大雨滂沱打濕我的衣服(白色的衣服溼透)、模糊我的視線,爬上山壁用塑膠袋把小狗抓起來。

 

小狗進入塑膠袋後,反而不叫了。這時我開始呼叫妞妞,雷聲還是大作,只見妞妞在山壁上一會兒向右跑,一會兒向左跑,身上的塑膠袋雨衣已經脫落,最後總算跟著我的腳步跳下山壁。

 

走著走著,沿路開始看到房舍,我幫妞妞繫上牽繩,沒多久,我們就走出山路了。

 

走出山路後是福德街慈惠堂附近,我記得這附近中坡南路有一家獸醫院。於是我拉著不太肯在馬路邊行走又全身溼透的妞妞,手上塑膠袋提著不知名的小狗,朝獸醫院走過去。進了獸醫院,我詢問獸醫師是否可以檢查照顧一下這隻狗,然後轉給動物保護團體之類的。獸醫師說一般動保機構不會收留尚未斷奶的小狗,因為照料起來很麻煩等等之類的,而獸醫師本身是上班制,他也無暇照顧

 

於是我表示我可以充當中途之家,等到小狗斷奶後再轉給動保機構請他們代為尋找認養者。獸醫師這才檢查一下小狗,判斷應該還要兩三個禮拜才會斷奶,於是他教我如何餵食處理,送我一個二手的手提寵物籃,給我台北市動保處的手冊,我決定先帶回家當褓母了(事到如今,也沒其他選擇,不然下這麼大雨,難道要我再走回去把牠丟回原地嗎?)

 

適逢週末,我要等到週一才能聯絡動保處問明狀況,那就先這麼辦吧!

 

在獸醫院門口要攔計程車回家時,偏偏又攔不到車,不然就是不肯載狗。連透過手機撥打台灣大車隊叫車服務,還因為電話中告知有狗,最後在電話中等了好久,仍然沒有車子願意服務而自動給我掛斷。好久後,總算在雨中攔到一輛願意載狗的計程車了。

 

小小犬大部分時間都在睡覺,其實沒有很難帶,只是一天要餵奶四五次,而且要在其醒來時注意牠拉屎拉尿的時機,才不會弄髒牠的睡覺處。

 

這是緣分嗎?不是吧!哪有那麼多緣份發生。我只想視為巧合,一個在雷雨的山中撿到一隻小狗的巧合。三個禮拜很快就過去了,我能做到的也只有這些了。

 

只是,這麼多巧合湊在一起也太奇怪了:穿了白上衣,淋成落湯雞,換個路線走,迷路碰上小小狗,雨勢實在太大,只好把狗救回家。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