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一樓住著一名中年男子和他的一隻狗。剛搬來不久時,有一次帶妞妞散步回家,那隻狗從門口衝出來壓住妞妞,把妞妞嚇個半死。我當時不以為意,以為這是偶發事件而已,所以笑著對狗主人說:「沒關係,狗都是這樣。」(事後想想,自己何必做這種客氣虛偽的意思表達,因為雖然我真的覺得沒關係,但並非「所有的狗都是這樣」)。

 

後來,我三番兩次從樓上聽到樓下傳出狗的悽厲叫聲,又聽到女性狗主人尖叫聲,原來是一樓的狗又跑出來「霸凌」其他路過的狗,每次都聽到一樓男主人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然後把他的狗拉離現場。有些受害的狗主人會與一樓男住戶爭吵,有些則摸摸鼻子自行帶著愛犬離開,沒有多說什麼。

 

儘管不關我的事,但我從樓上聽到這種事發生實在太多次了,多到我根本覺得那個男子嘴巴雖然講著「不好意思」,但其實心裡一點都沒有不好意思,才會放任他的狗一而再、再而三地攻擊其他路過的狗。我人在樓上,儘管不關我的事,但對於這種放任狗欺負其他狗的人,我已經一肚子火。

 

當妞妞第二次被牠霸凌時,因為我先前已經從樓上目睹或聽到太多次了,所以早已心生不滿,這次主人一樣說著「不好意思」,但照例,從未斥責或教訓他的狗,只是在霸凌事件後拉住狗帶回家。我滿心不悅,但沒有說話。妞妞當時本來就膽小如鼠,被霸凌壓制時開始哀嚎,回家後變得更畏縮,有好幾天都不願出門,即使出門也會緊張的朝一樓門口張望。

 

第三次發生時,我奈住性子,對男人說了一句:「你家的狗缺乏狗社交能力喔!」男人臉色一沉。

 

第四次發生時,我盡量克制脾氣,對男人說;「你的狗如果會攻擊別人,你就應該把牠栓起來。」

男人:「你不了解狗啦,所有的狗都有地域觀念,牠會看管牠的地盤,這是狗的本能。」

我覺得不可思議:「我只是帶我的狗路過而已耶。」馬路怎麼會是你家地盤?你家的狗搞不清楚,難道你也搞不清楚嗎?

 

進大門前,為了緩和氣氛,我又心平氣和的說:「我建議你看看『報告狗班長』。」

男人口氣很差:「我有在看啦,養狗的人都會看。」(防衛心很強,但是狗屁,「有看」跟「有看進去」可不一樣!)

 

第五次發生時,我開始用我的腳擋牠,男人還是一樣,等到攻擊事件發生後才跑來拉住狗。

 

後來與附近一個養狗的鄰居聊天,才知道那隻狗不知道攻擊過多少行經這條巷子的狗,大小狗來者不拒,抱在懷裡的也一樣跳起來作勢攻擊。鄰居說,有些主人現在遛狗時都不再走這條巷子了。嗄?我是住在樓上逃不掉,就算不住樓上,我也不想對這種人隱忍姑息。既然狗主人不管,那我一定要想辦法保護我的狗,而且不能任由這種沒有公理的事一再發生在我的狗身上。這次是用腳擋,下次我就不客氣了。

 

其他被霸凌的狗主人實在脾氣太好、太客氣了,竟然絕大多數都不會抗議(我在樓上聽到抗議或吵架的例子很少),寧可自己避開這條路徑,任由那個男人與狗為所欲為。可是那個男人根本是在濫用別人的「客氣」,嘴巴雖說著不好意思,但如果他真的覺得不好意思的話,早就想辦法處理解決了,怎麼還會覺得自己的狗攻擊路過的狗是本性無所謂,那被攻擊的狗都活該倒楣嗎?他嘴巴講著「不好意思」的目的,其實是在鬆懈受害狗主人的情緒,希望藉此卸責,讓其他狗主人不要與他計較罷了。

 

就算狗有保護地盤的本性,狗主人也必須調教啊!旁邊的主要道路是一條窄小但車子頗多的街道,很多一樓店家都有養狗,但我從未看過那些狗看到其他狗經過時,跑出來攻擊其他狗或行人,頂多會出來搖尾巴、打招呼,就算真的吠叫著跑出來佯裝凶狠,也不曾真正攻擊,而且狗主人也會大聲斥喝,我還聽過一個主人罵他的狗:「馬路不是你的地盤喔!」就算沒有能力調教,至少也要拴住吧!我還真沒看過有狗主人一而再、再而三任由自己的狗出來攻擊其他狗,還大言不慚的。

 

狗狗或小孩如果顧人怨,通常父母或狗主人是關鍵。

 

一般如果發生小孩霸凌或欺負其他小孩的事件,加害人父母的態度常常扮演關鍵角色。父母如果當場出面斥責自己的小孩,並向被害父母道歉,通常被害父母不會再多加計較,畢竟他們只是小孩,尚未完全教化,而且對方父母似乎也確實有分辨「對錯」的能力。但如果加害人一再欺負其他小孩,但他的父母從未斥責或數落自己的小孩,僅僅在霸凌事件發生當時向被害父母說「不好意思」,聽久了應該只有兩個字可以奉送回去:「狗屁」。

 

如果我年輕一點的話,或許還會怕撕破臉、不好意思(是真的不好意思,不是嘴巴說說而已),但是到了我這種歐巴桑的年紀,加上正義感作祟(咳咳),我難道會吞忍,任由我的狗受害嗎?那我算是什麼狗主人?

 

第六次發生時,我開始用腳踢回去。當牠衝向妞妞時,我舉起腳踢牠的側腹,牠重振旗鼓繼續衝向妞妞,我又踢回去,這時男人才跑過來拉住他的狗。

 

後來第七、八、九、十次發生時,全都被我的無影腳給擋掉了,妞妞沒有被碰到一根寒毛。有兩次男人使用的藉口是:「我剛好準備要帶牠出門。」我回嘴:「你不要藉口一大堆,藉口一大堆,又不處理,有什麼用!」有時候明明男人已經拉住狗了,不知道是故意放掉還是真的沒抓好,狗狗又再次發動攻擊,那我就踢得更用力一點,對方狗主人自知理虧,並沒有說什麼。

 

後來,有一次我在公園與另一個狗主人聊天時,剛好碰到那個男人與他的狗。狗主人與男人也熟面,打了招呼,還告訴我那隻顧人怨狗很可愛。我立刻搭腔:「就是這隻狗常常霸凌我家的狗。」我那天自信滿滿,講話大聲,決心挑戰那個男人的「觀念」。

 

男人看我在其他狗友面前爆料,很不高興:「你說太多了,你一定沒什麼養狗的經驗。」

我:「我養狗養了十幾年了。」

男人:「狗狗本來就會有地域觀念,牠會出來保護牠的地盤。」

我:「那你就要訓練牠,讓牠知道大馬路不是牠的地盤啊!」

男人(沉默半晌):「你不懂啦,狗就跟小孩一樣..

我(打斷他):「所以小孩要教啊!」

男人(邊走開邊說):「只有你跟另一個養黃金獵犬的主人有意見而已,其他人都沒有意見。」(又是狗屁,心生不滿的人可不是只有兩人)

我(大聲朝著他的背影乘勝追擊,對,我悍起來的時候可以很悍的):「那是他們客氣,我碰過很多人,他們現在都不走那條路了,因為你家的狗惡名昭彰。」(最後兩句其實是一位附近鄰居說的,不是我真的跟那麼多狗主人聊過天。)

男人默默走遠。

 

不是說那個男人有多壞,充其量就是個溺愛寵物的人,但你的狗在家怎麼受寵,怎麼霸道,那是你家的事,跑出來欺負別人家的狗,尤其是我家的狗,孰可忍孰不可忍。

 

第十一次,昨天下午,我第一次嘗試帶兩隻狗一起到巷底公園,想讓貝貝先熟悉一下在牽繩的引導下在戶外走路。我一手抱著貝貝(牠不肯走,所以原本就打算到公園再放牠下來練習),一手拉著妞妞,出門走了幾步,遠遠就看到男人帶著狗(沒有牽繩)從對向走過來。男人先拉住狗(總算有進步)往旁邊站,我帶著兩隻狗走過去,走了十幾步,聽到後方男人的喝斥聲(史上頭一遭),我回過頭,那隻狗掙脫了,朝妞妞衝過來。

 

也不知道那個男人是否是故意放開他的狗:或許他看我一手抱著小狗,一手拉著大狗,看起來兩手忙碌無法防備的好欺負樣,機不可失,故意鬆脫已經拉住的狗。但我不是那種碰到這種事只會尖叫的女人,我沒有任何畏懼,盯住那隻狗。男人這時說:「你們先走」,狗屁,這時我如果轉身先走,牠的狗就衝過來壓住妞妞了,你當我笨蛋?我眼睛直直看著牠,等到牠衝過來時,右腳一踢,牠踉蹌一下,站穩後又衝向妞妞,我再一踢,牠又歪向一邊,然後牠調整身子又衝向妞妞,我對準側腹又是一踢,剛好把牠踢向已經走過來的男人,男人這時拉住牠,我看他應該是拉住了,轉身就抱著貝貝牽著妞妞繼續往公園前進了。

 

我好自豪,妞妞完全沒有被碰到一根寒毛!以為女人好欺負的男人可以 think again!我們當時打照面的地點根本不是他家門口,離他家已經有好幾戶的距離了,有兩個鄰居在現場目睹這一切,我不在乎,被視為恰查某我也不在乎。我當場沒有說話,解決完事立刻轉身走人,雖然我很想說:「你這次又有什麼藉口,這裡不是你家地盤了吧!」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eignior
  • 妳真的好棒哦~~
  • 應該說是「恰查某」吧!溫柔婉約離我越來越遠了…

    bricheto 於 2012/06/27 18:15 回覆

  • stry1514
  • 真相讀俠女的武俠小說
    給你用力鼓掌
    希望那個爛主人跟爛狗會受到教訓
  • 到了我這種歐巴桑年紀,越來越深刻體會什麼叫做「歐巴桑無敵」!

    不過還是要解釋一下,很多衝突其實我能避就避,但當不能避免而且把我惹毛了時,套句蔣介石時代的檯面話:「雖不求戰,但不懼戰」。(其實真正的意思是:惹熊惹虎,嘸倘惹到恰查某)

    bricheto 於 2012/07/28 09:55 回覆

  • ting2wlove
  • 屌。這就是母親(咦)的力量!

    這男人若是有小孩,百分之九十七點六是那種在公共場合哭鬧叫罵的劣等貨...
  • 真的,不要在媽媽面前三番兩次欺負她的小孩,不然就「知死」。

    聽一個鄰居說,那個中年男人是單身,所以他也只能寵小狗了。

    bricheto 於 2013/04/30 10: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