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耶誕節)真是奇妙的一天。

 

前天晚上睡不到四個小時,就被不知哪家鄰居的敲擊聲吵醒,才半夜三點半而已,然後就再也睡不著了。第二天,一整天頭痛欲裂,但因為胃不太舒服,還是決定忍一忍,一整天不喝咖啡。

 

今天早上,頭還是很痛,不過跑腿的事情還是得做。先帶貝貝前往舊居附近的獸醫院,今天要讓牠結紮,順便植入晶片。卸下他後,我到附近的眼鏡行,請他們幫我調鏡架,因為我懷疑是不是鏡架角度跑掉了,造成頭痛原因之一。但眼鏡行認為眼鏡沒問題。

 

頭還是有點痛。然後,我前往第二聯合門診中心看皮膚科。手上有個傷口,已經吃了三天消炎藥了,還是沒完全好。這次,另一個醫生認為有個硬塊在裡面,手術割掉才會好得快。所以,晚一點回家後得另外向同一位醫生駐診的另一家診所掛號,因為聯合門診中心不提供手術。

 

離開後,路上買了一杯咖啡,先喝了幾口,然後搭公車前往另一個地點幫狗狗買零嘴。公車上,咖啡因開始發揮作用,頭痛好了大半,果然,咖啡因是最好的頭痛藥。下車時,一如往常把悠遊卡壓在機器上,壓了幾下,機器完全沒有反應,我再用力壓了壓,還是沒作用,正納悶之際,司機先生不急不徐的冒出聲音:「小姐,妳那是健保卡。」原來,我剛才摸了摸口袋,發現健保卡和悠遊卡都放在口袋裡,隨手就把「健保卡」放回皮夾,結果竟然放錯了。

 

我立刻往旁邊一站,讓後面的人先下車,一邊趕緊打開皮夾找悠遊卡,另一隻手還拿著咖啡杯。笨拙翻找的當下,百元大鈔全掉了出來,我立刻笑了出來。這時司機先生又說話了:「新年還沒到,不要急著發錢。」我不斷道歉,一時也找不到悠遊卡,乾脆付了現金車資,再跟司機先生道謝。

 

下了車後,原本緊繃的心情與臉龐終於放鬆了,又因為覺得好笑,一路上一直笑。到了寵物店,買了一堆狗零嘴後(養這兩隻花錢狗,生雞蛋無,放雞屎有,手上傷口就是貝貝害的),搭上公車準備回家。公車上,我又想著這件好笑的事,想著這一天,然後,忽然想到去年的這一天,又發生了什麼事呢?

 

去年,雙十節時才剛把妞妞帶回家,到了耶誕前夕中午,12月24日,也是去年入冬後首次最寒冷的一天(幸好沒下雨),帶妞妞去附近一個山丘,妞妞一溜煙竟然不見了,我怎麼叫都沒有回應。但是在此之前,每次外出只要我呼喊她,她一定會跑回我身邊的。

 

我在山丘上前半部的左右兩邊走來走去,還是沒看到妞妞的影子,也沒有任何聲音。那個山丘地勢有點危險,後半個山屁股還緊鄰著象山。我怕妞妞被某個地形困住了,膽小又不敢出聲,而且那天我幫她穿了一件衣服,還別上安全別針,怕的是她的衣服萬一給勾住了,很可能會被安全別針卡住而無法掙脫。我的心很急,趕緊打電話給消防隊。消防隊來了,查看一下地形,認為妞妞可能自己跑下山丘,或者跑到後山了,但我覺得不可能,因為妞妞膽小,絕不可能自己走到人車頗多的馬路上或巷子中,應該也不可能自己跑到後山去,任由我怎麼叫都不回來。

 

但我還是聽從消防隊建議,先一路走回家看她是否已經回到家門前,雖然我知道那是不太可能的事,因為這沿路車子很多,當時妞妞根本怕人車怕得要死。

 

午後,我請爸爸和妹妹一起來幫忙找,我自己則帶了童軍繩,繩的一頭綁住樹幹,另一頭則抓著攀到較遠較低的地方張望。我說過,那地勢有點危險,有多處地方都不是人可以輕鬆走過去或可以實踏的。但我的童軍繩不很長,換了幾棵樹幹綁,更遠更低的地方還是到不了。

 

下午,我再打電話給消防隊,請他們再來徹底檢查一次,如果有私人搜救隊我也會找的,只是我上網查了查,根本找不到相關資訊,只好再打給滿心不願意的消防隊,還請他們帶長一點的繩索,告訴他們我可以自己攀爬下去深一點的地方找。

 

這次,同樣那兩個不太情願的隊員改換全副武裝來了,幫我四處查看,確定還是沒有,最後只好收工。稍晚,妹妹和我在附近巷道找尋,還拜了三個附近的小廟。當天傍晚,以及晚飯後,甚至到午夜,我都還是一個人沿著原路以及旁邊的岔道邊喊邊找,只是都沒有妞妞的蹤跡。

 

第二天,也就是耶誕節當天,正好是星期日,我擬好尋狗啟事,準備先到附近所有超商張貼。但家裡的印表機突然故障,我只好攜帶電子檔要到附近印刷行列印,結果跑了好幾家都沒開門營業,連標榜週日照常營業的也沒開門。到了中午,我約妹妹往另一條路線搜尋,就是那山丘底下右手邊巷底一條罕無人跡又難走的小徑,可一路通往山丘後方緊鄰的後山。其實前一天在找妞妞時,我就已經走過一小段,但那條小山徑看起來太偏僻,我一個人不敢走太遠,只好折返,所以第二天再約妹妹一起走上去。

 

我們邊走邊喊妞妞的名字,路真的不好走,一路已經快走到山頂了,忽然聽到前方有狗叫聲(那時剛養妞妞沒多久,就算是妞妞在叫,我也認不出聲音)。我心想,那可能是附近菜農養的狗,再跟妹妹走呀走著,一隻狗忽然跑到前方幾公尺遠處,望著我們,但對我們沒有特殊反應。我遠遠一看那狗沒有反應,而且身上沒有衣服,應該不是妞妞,正告訴妹妹,那不是妞妞,那隻狗一轉身又跑走了。妹妹卻說:「是妞妞啦!妳連自己家養的狗也不認得。」事後妹妹說,她是認出妞妞脖子上她幫花花買的舊項圈。

 

我們趕緊又呼喊妞妞的名字,這時,她才又跑出來,但一樣,遠遠地看了我們幾眼後又跑走了。這樣重複三、四次,她才終於跑到我們面前來,對著我妹妹繞圈圈跳。一開始她有點不太搭理我,也不太敢看我,我從她一連串的反應猜測,她可能以為我是故意把她弄丟的,大概是我剛養她時對她有點嚴厲,而且她那時也還沒有完全信任我。

 

至此,我試著拼湊前一天的可能情況:她跑上一個坡道後一溜煙不見,但我無法走到她跑上去的路線,所以我在原地喊了喊,然後沿著那整片山壁底下的一條小路繞到山丘的右邊,邊走邊喊,一開始聽到山壁上有窸窣聲,後來就完全沒有聲音了,直到走到山丘的另一頭出口。我沿著山壁來回走了兩三趟,最後決定打電話給消防隊,但為了向消防隊指出正確地址,只好先走下山丘查看附近的門牌,或許這時間妞妞從山壁的另一頭跑回她原來一溜煙不見的地方,但看不到我,只好直接跑向後山,或是從另一頭出口走出山丘。出了山丘右邊出口就是條巷子,她看到巷子一頭的人車就不敢走了,只能回頭往巷底的小徑一路走上山去,最後就在充滿各種奇怪聲響的寒冷山上度過一晚。

 

幸好第二天中午就找到狗了,幸好早上尋狗啟事沒印成,也就沒張貼成,幸好狗狗平安回來。

 

今天的情緒是先緊繃後放鬆,去年同一天,不是發生同樣的事情,但情緒同樣是先緊繃後放鬆的類似心情。我又想到電視常常有「歷史上的今天」,用來回顧過去的同一日期發生過什麼大事,而我現在想再回想更早之前的耶誕節又有什麼事呢,卻已完全不記得了,果然是「大事」才容易被記住啊!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try1514
  • 還好找到了
    妞妞真的很像領養回家的小孩 要過很長的時間才有安全感 才會信任 "養母"
    不過也可能永遠都有陰影 只是漸漸淡去 不會完全忘記 跟人一樣
  • 我也不知,只能慢慢讓她自己走出來吧!她的膽子特小,加上還在懵懂無知的幼犬階段時就在流浪了,可能因此陰影更大,到現在還是很怕出門。而我也沒有正確的方法可以快速引導她,只好讓她慢慢適應囉!

    bricheto 於 2013/01/25 18: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