拇指上的傷口旁長個硬東西,老醫師認為要割除才會好得快。所以進了手術房。

躺在手術檯上,老醫師先用酒精擦拭局部。

我:「不必麻醉嗎?」

老醫師:「當然要啊,不麻醉的話,妳的叫聲全台北市都聽得見。」

老醫師:「我現在是先消毒,妳長這個不知道是什麼鬼東西,把棉花都給吃掉了。」

我:「對啊,真的不知道是什麼鬼東西,好氣喔!」

打了兩針麻醉後,只隔兩三秒,老醫師就開始搓揉我的拇指,然後用針在虎口處刺了幾下,又在傷口附近刺了幾下,痛得我大叫:「唉呀,好痛!」

老醫師嚇一跳:「會痛嗎?妳是說真的還是假的?」

我:「真的啦,你拿針刺我的手,很痛耶!」

老醫師和護士齊聲:「那再等一下好了。」

即使對方是台大醫院退休的老醫師,我還是不放心的提醒:「你一定要等到麻醉發作才可以割,不然我會痛死。」

老醫師沒理我。

沒多久,老醫師再拿針刺傷口附近,這次就沒什麼感覺了。兩三下,小手術完成。

老醫師:「回去不要碰水,星期六下午回來換藥。」

頭髮可以到美容院洗,洗澡是要怎麼不碰水?再來想辦法解決吧,不然難道要臭到星期六都不洗澡嗎?可是換完藥後一定也不能碰水,所以還是得解決。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