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居住的社區,公共空間很大,除了中庭外,四周也舖有人行道,街坊鄰居常常來此蹓狗或到中庭休憩聊天,常常就看到菲傭、印傭、越傭推著坐輪椅的老爺爺或老奶奶,在中庭的椅子休息、聊天,ㄟ,應該說,是菲傭、印傭、越傭彼此在聊天,那些老人只是呆坐或睡覺。

 

我平常也會出來蹓狗,但不會停留在附近,通常帶著狗沿著人行道走一小段就轉往其他路線。我家的狗喜歡趴趴走,不會甘願在附近晃晃了事的。

 

因為公共空間大,大廈棟數多,管委會聘請了總幹事,總幹事又找人來負責打掃這些公共空間。話說最近剛換了一個掃地的阿姨,有一天,我蹓狗回來,阿姨在掃人行道,一看到我帶一隻狗,就面無表情揚聲說道:「你不要讓狗在這裡大便!」我雖然覺得她太不客氣了,但秉持著和氣生財,耐心的回答:「它如果大便我會撿。」事實上,我們家人每次蹓狗一定隨身攜帶好幾個小塑膠袋,以防萬一。答畢,沒想到她又高分貝接著說:「唉,你們都這樣講啦!」我聽了已經開始不高興了,但還是按捺住我向來暴躁的脾氣,心平氣和的解釋:不是每個養狗的人都不撿狗大便的,而且,會撿的就會撿,不會撿的,你跟他說也沒用,但你不能假定每個人都不會撿。

 

那位阿姨不僅堅持己見,而且還嗓門特大,又辯駁,她對每個人都是這樣講啦,不是只針對我。她大概覺得養狗的都不是善類,因為害她要掃狗大便。我只好再告訴她:你這樣,就好像看到路人就跟他說:「你不可以貪污喔!你不可以殺人喔!沒有證據,不可以誣賴人。」最後,我就帶狗回家了,懶得再理她。

 

沒兩天,出門溜狗又看到她,她劈頭又是一句:「不要讓狗在這裡大便!」我的臉已經拉下來了,直接沒好氣的回她一句:「你已經說過了啦!」於是她解釋:「唉喲!我對每個人都這樣講啦!」我咧!我管你是不是對每個人都這樣講,你根本就沒有立場先假設所有蹓狗的人一定會放任狗隨地大便不撿,然後預先指示別人該怎麼做。

 

再沒兩天,一出大門,又在人行道碰到她,她背向著我低頭掃地,我那還沒繫上鏈子但是有項圈的狗一經過她旁邊,她忽然大罵一聲:「死狗!」我一股氣就升上來了,媽的,打狗要看主人,罵狗也要看主人!我立刻嚇斥一聲:「嘿!」提醒她狗主人的存在。她立刻回頭看我,罵道:「你們都讓狗隨地大便,我都要掃一大堆」,同時指向她剛掃進一砣糞便的畚箕。我回她:「我的狗如果大便,我會撿。」然後,這個阿姨又說出她的名言了:「唉,你們都這樣講啦!

 

我已經火冒三丈了,你這她媽的女人真是有理說不清。如果你已經認為大家都嘴巴說會撿,其實根本不撿,那你幹嘛還叫我撿?如果我本來就不會撿,難道你講了我就會撿嗎?而且你有什麼資格假定每個人都不會撿,劈哩啪拉指責別人?

 

但是大庭廣眾之下,我不想當潑婦,強忍怒氣試圖跟她講理,可是分明沒用。更氣人的是,一個繞社區人行道快步走運動的阿伯經過,完全沒有停下來,嘴巴卻嘟向那位阿姨說:「我支持妳。」兩手還鼓掌致意。媽呀,阿伯根本不知道我們在爭執什麼,一定是想當然耳,覺得我放任狗大便,引起掃地阿姨不滿。

 

那個阿伯的反應我完全不想理會,繼續說理:「我知道你掃狗大便很辛苦,放任狗大便不撿的主人也很不應該,可是你不能假定每個狗主人都不會撿狗大便。」

 

這時她的第二句名言又出來了:唉喲!我對每個人都這樣講啦!

「那你幹嘛罵我的狗?」

 

已經不想理她了,帶著我那無辜又興高采烈想要去散步的小狗離開,結果她還在背後大聲嚷嚷,好像我真的作了什麼骯髒齷齪的事!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人看到,恐怕真的以為都是我的錯!

 

我有什麼錯!我不過是養狗而已,因為養狗,我就要受到別人歧視嗎?因為養狗,我就要無端受到這種侮辱嗎?我很不想這樣講,可是當一個清潔工真的有這麼了不起嗎?可以無端羞辱每個蹓狗的路人嗎?

 

高高興興要帶狗出來散步,卻被她搞得心情大壞,我忍住一肚子火,回來時,立刻直奔總幹事辦公室,把這些情況告訴總幹事,並請他約束那位阿姨的嘴巴,不要再無端指責每個蹓狗的人。我指著總幹事,試圖還原掃地阿姨的邏輯:「難道我可以對你說:『你不要貪污喔!你不要殺人喔』,沒有證據,我可以這樣說嗎?」一股腦子氣,全部倒在那好EQ的總幹事身上。

 

這件事發生兩天了,還沒有再碰上那位阿姨。我一直在想,如果再碰到,她還是死性不改,嘴巴犯賤,我到底要怎麼反制?而且要怎麼做才不會讓那些中庭或人行道上的人被她理歪氣壯的大嗓門,誤以為我真的幹了什麼不法勾當?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