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紐約軼事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趁有些空閒,眼睛也沒那麼不舒服了,趕快再來回顧一下紐約的生活吧!

 

紐約的課業非常吃重,除了上課,每週還必須實習三天。剛去的時候,因為聽力不佳(畢竟在台灣,沒有聽英文的環境與習慣),所以上某一堂基本課程時,我必定帶隨身聽錄音,回家再重新聆聽複習。同修這門課的還有另一位台灣女生,與我同個學期註冊,她似乎很不能適應課業,有一陣子常打電話給我訴苦,兼聊到她的感情問題。她告訴我:她在紐約認識一個ABC,交往不久後,男生態度轉淡,女同學頗為苦惱,她將感情問題告訴台灣的媽媽,媽媽說:「妳可以下廚爲他做飯啊!」

 

我寫這段沒有任何用意,那是個可愛的小女生,只是這段記憶印象好深刻,當時覺得很有趣:她的媽媽爲她出主意留住男人已經很好玩了,而且還是出這種鬼主意!女同學覺得我好像適應得很好,其實,我也是很辛苦且努力地在適應一個全新的學習環境和語言啊,只是很多事不足為外人道罷了。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剛到紐約,學校還在放暑假,我已經立刻把行李搬進學校宿舍,結果發現宿舍竟然十幾個房間才共用兩間廁所和衛浴,而且廁所並不乾淨。我一看不對勁,這種地方當作青年旅舍尚不打緊,畢竟旅行時只要忍耐個幾宿就好,但若要住上一整個學期,我絕對無法忍受,不憋尿便秘才怪。

 

有其他台灣同學住的也是學校宿舍,但她們的宿舍是公寓型宿舍,一間公寓大約三、四個房間,所以只有兩三個室友共用客廳、衛浴和廚房。這種宿舍單純又乾淨,對我來說簡直是上上之選,而且租金竟然跟那種十幾間房間卻共用兩間衛浴的宿舍一樣,甚至更便宜。不過,這種公寓宿舍很搶手,當時也沒有任何空缺,輪不到我,我決定等待其他機會。

 

有一個住在這種公寓型宿舍的台灣女學生知道我的處境,讓我先在她那裡打個地舖,所以很幸運的,不到幾天,我就先搬進了她的房間。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剛到紐約時,除了上課外,空檔時我會自己坐地鐵或撘公車四處走走。記得到紐約不久後,有一次一個人跑到布朗區動物園(Bronx Zoo),那天不是假日,參觀民眾不多,跑出獸穴來亮相的動物也不多,我自個兒走走看看,心情頗為中性。

 

參觀完動物園,站在動物園外的橋邊看看風景,稍事停留時,忽然有一個婦人過來與我攀談。

 

依我當時的判斷,婦人大約六十幾歲,她說她是俄裔,有一種超能力,能感受到許多別人所無法看到的事情。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以前在紐約時,曾經爲了賺點外快,在校園張貼教授華語的小廣告,結果真有人願意花錢來當我的學生。

 

當然我也不是為了賺錢唬濫,隨便教教,誤人子弟的,以前在台灣,大學還沒畢業就曾在華語補習班當過中文老師,畢業後還繼續教了一陣子。教書這種東西,我覺得還是需要一點天份的。光靠天份當然不夠,就好像打棒球,有些人天份佳,爆發力強,但是若缺少後天的努力和智慧的判斷,天份很容易就會撞牆,發光了一陣子後便難以更上層樓。但如果具備天份,又願意戮力學習、準備,那就容易事半功倍。當然,勤確實能補拙,有些人努力準備教材,即使缺少那麼點天份,旁人還是能看出你的認真,也能教出一點成績,只不過難免會有不得要領之際,例如當學生碰到瓶頸時,老師卻看不出癥結,無法對症下藥。

 

我就看過這種例子,一個英文老師在教一個幼稚園小朋友唱一首歌,教台灣幼兒唱英文歌本來就是件苦差事,也真難為那個老師了,不過,那個小朋友某一句歌詞卡住,怎麼唱都不對,但是那老師卻還是一直認真的重複他的教唱方法,腦筋轉不了彎。我的天啊!這個老師的確很認真、很和藹沒有錯,但是小朋友明明有幾個字怎麼唱都唱不好,他卻還不改變他的教導方式,還在不斷的重複「整句」教唱,完全沒有想到先來個單字或是雙字練習,結果唱了好幾遍,學生還在原地打轉。我知道那不是我的場子,絕對沒有資格講話,但站在旁邊看了一會兒,實在很想自己親自上陣啊!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