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碰上一個很好的計程車司機,又碰上一個有點怪的司機。雖然寫這一篇文章,徒然暴露我生活乏味單調,一個月有關計程車司機的文章竟然就寫了兩篇,但還是決定記錄下來。

 

早上帶好像生病的貓咪去看醫生,順便去前戶籍所在地的郵局領一封掛號信。貓咪有點肥,加上攜帶的寵物籃重量,實在沒辦法一路又搭公車又轉捷運又走長路的,所以招了輛計程車。

 

我告訴司機我的第一個目的地,心裡預期他應該會跟其他計程車司機一樣,南北向大馬路直走後,右轉直接銜接東西向大道(郵局就在這條東西向大道上)。可是出乎我意料,司機直走一段距離後,右轉轉進小巷子,在巷子裡穿梭。

 

這附近巷子我很熟悉,因為常常帶狗狗穿梭其中,徒步走到父母住所。計程車司機並沒有繞路,看得出來他是捨大道而穿越巷弄,企圖縮短行車距離。我有點訝異,這段路程我搭過幾次計程車,一般來說,司機會直接走大馬路,一方面比較好走,沒必要自找麻煩,二方面車資按表計算,反正他們也不吃虧。

 

我嘴巴向來不甜,是屬於愛你在心口難開的類型(除了對小朋友和小動物外),不僅逢迎巴結不屑做,違心之論的讚美也說不出口。不過近幾年來,努力學習適當且適時表達情緒與意見,現在偶爾也會不吝衷心讚許別人。當下,我決定給這位好心的司機先生一點愛的鼓勵:

 

我:你對這附近的巷子很熟喔!

 

司機(笑):嗯,還蠻熟悉的。

 

我:大部分的司機都會直走 XX 路右轉 YY 路,可是你還會主動穿巷弄走近路!(我的讚美還真是笨拙啊!而且點到為止而已,吝嗇鬼。

 

司機(高興):這樣我可以省油,客人也可以節省時間啊,現在油價那個貴!不過走巷子要特別小心不要擦撞。

 

我:有些司機不喜歡走巷子,覺得大馬路比較好走(不過我從沒碰過就是了)。

 

司機:有些客人也比較喜歡走大馬路,而且,有時候客人會以為我們走巷子好像是故意繞路(不錯,不卑不亢,還替同業說話,不敢居功)。

 

我:像我弟弟,有一次我告訴他走巷子比較快,他就說巷子不好走,大馬路寬敞比較好走。

 

司機:是比較容易擦撞啦!不過,走巷弄最怕碰到有人卸貨,那就反而浪費時間。

 

這時郵局到了,我請他等我一下,立刻下車去取領取掛號信。

 

回到車上,我告知第二個目的地是中坡南路,然後又說是在中坡南路和福德街的交會口。他立刻回答:那不必走到中坡南路再轉彎,可以怎麼走比較快。確實,這段路程我也很熟悉,於是我又看到他繼續穿梭巷弄,企圖走與目的地之間的最短直線距離。

 

我繼續與他攀談:你是對這附近特別熟悉,還是台北市幾乎都很熟?

 

司機:應該都很熟吧!我開車開了 28 年,而且以前做業務,大街小巷跑透透。不過要說每條路都記得,那也不可能啦!

 

到了中坡南路與福德街口,我才知道我弄錯了,獸醫院其實不在這個路口,而是中坡南路與成福路交口附近,離中坡南與福德交口不遠處。

 

下車時,車資 140 元(比我預期便宜),他還跟我道歉。

 

我遞了 150,真心說:不用找了。

 

司機:不行,還是要找錢(低頭找零錢)。對不起,害你繞遠路。

 

我:沒有,是我自己弄錯了,而且也沒差(兩個路口真的還蠻近的)。

 

司機:如果知道的話,我剛才就可以直接走中坡南路比較快,就不用繞路了。

 

我:是我搞錯了,下次我就知道是成福路口了。謝謝!

 

司機:謝謝!

 

難怪聖嚴法師教誨,要「做好事,說好話」,剛才上演了一場「人間處處有溫情」的倫理大戲後,心情頗為愉快。

 

※※※※※※※※※※

 

出了獸醫院,再攔了另一輛計程車回家。

 

一上車,看到右前座椅背後方除了依規定必須張貼的司機執業登記證外,又貼了一張原子筆手寫的紙張,大意是:如果乘客有固定的路線要走,請事先告知;如果要走巷弄,但巷弄碰上卸貨或過於狹窄等,恕不載客等等。

 

怎麼那麼巧,碰上一個對照組?我再看一眼執業登記證上的司機相片,有點混黑道的模樣,車內瀰漫檳榔味,登記證上方的發證縣市則被塗黑(這這我睜大眼睛又多看了一眼),幸好證照內容還是有指出縣市。我抬臉看了看司機,他的坐姿有點傾斜,好像是屁股不是坐在椅座的正上方,而是向右挪移半個椅座,倚著換檔桿的感覺。我立刻浮上一個念頭:剛才如果請第一位司機先生等我一下就好了,不過當時並不知道那麼快就會從獸醫院出來。

 

我並沒有告訴他怎麼走,因為從獸醫院到我家,沒什麼路線選擇。司機先生開得很快,到了 ZZ 路時,幾乎與一輛想要換車道的計程車擦撞,不過我的司機勇猛無比,毫不退讓,對方計程車司機只好讓路。緊接著,他繼續馳騁,但旁邊車道一輛大型遊覽車眼看好像要向我們的車道傾斜,我開始大叫:「唉呀!唉呀!」

 

司機:怎麼了?

 

我:我以為那輛遊覽車就快要撞上我們了!

 

司機沒搭腔。

 

我:你開得太快了,有點危險。

 

司機:愛快才會贏,愛拼才會贏。

 

這時,車子剛好停下來準備左轉。沒多久,司機啟動油門左轉,沒想到對向車道的所有汽機車也啟動往前衝,朝我們直接駛來。原來,燈號是換了,但還沒輪到我們車道的車子左轉,而是該直行的車子通行。

 

司機先生猛個左轉,直駛而來的機車紛紛急煞車,真是危險。

 

我:還沒輪到我們轉啦!你這樣會被開罰單。

 

司機:凡是能用錢解決的事,都是小事,不能用錢解決的事,才是大事。罰錢就罰錢,只要能用錢解決,都不困難。

 

挖咧!你被車撞是你家的事,幹嘛找我作陪?還引用與討論主旨完全無關的大道理。還好,中年歐巴桑的好處就是不會太過天真,我忖度情勢:這個人長得一副江湖味,萬一我把他激怒,誰知道他會對我做出什麼傷風敗俗、慘絕人寰的事情來?所以,我保持和善的口氣,表達我的看法:

 

我:沒錯,能用錢解決的事是小事,不能用錢解決的事,才是大事,你說的沒錯,但這句話跟剛才的情況沒有關係啊!萬一與人相撞怎麼辦?

 

司機:我的車四個輪子,別人兩個輪子,撞到,我沒事,是對方有事,有什麼好怕?(此時我更加肯定他以前一定混過江湖。

 

我:每個人的命都很值錢,不能說只有你的命才值錢,別人的命就不值錢。 

司機:不是說我的命就比較值錢啦!但是他硬要來擠我,他就要付出代價,我如果因此被罰,我也是在付出我的代價,反正都是要付出代價啊!

 

我: 出事總是不好啊!當然能避免就盡量避免!

司機:他如果硬要來擠我,他就要付出代價,我如果被撞,那我也是付出代價!(咧!那我坐在後座是做錯了什麼事,也要付出代價啊?

 

我(真佩服我的勇氣,竟還敢繼續說下去):可是你剛才是違規左轉欸,那些直行的汽機車又沒做錯事,為什麼要付出代價?

 

司機(頓了一下,有點詞窮):你說的很正確,但這個社會就是這樣….

 

這時剛好我到了目的地,趕緊招呼他停車。

 

司機:喔!已經到了喔?

 

我:對啊!講得太高興,差點忘了已經到了!(故作沒事狀!

 

司機:不是講得太高興,是你講得太激動。(真的嗎?我還以為我口氣和善呢!還好我沒把他惹毛。不過他竟然會說我很激動,表示他自己還沒有激動到不能判斷的程度,不然我可慘了!

 

付了錢,謝了他,步出車子前,司機說:好啦,反正這個社會就是這樣啦!

 

是啊!這個社會就是這樣!我以為我是誰啊?我想改變什麼?我真的以為自己佛心來著,想要度每個人嗎?其實也不是,但是我忍不住想:每當那個司機對別人搬出他那套想法與「道理」時,如果大家都閉嘴(姑息),他可能真的會以為他(那明顯偏頗)的想法就是真理,但遭殃的卻是別人。也許,也許那個司機心裡還是有一點良善氣息,那麼我們剛才的對話(或者美名為溝通、互動)就真能改變一丁點兒什麼也說不定!(中年歐巴桑頓時化身為熱血青年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ing2wlove
  • 嗯,這,真的很難拿捏...

    我若是走在路上、或公共場合,也就罷了;但是坐在別人車上的時候,膽子通常會變得比葡萄乾還小。只能說,死亡這件事,對我來說還是有點重量的啊...

    唉。
  • 哈哈!我很怕死的,可是他模樣凶狠,講話口氣卻很輕鬆,這是我敢一直講的原因吧!他從頭到尾其實沒有動怒,只是在講述他的「理念」罷了,所以當他說我很激動的時候,我還真嚇了一跳。

    bricheto 於 2009/02/24 11: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