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早餐時打開電視新聞,看到一則報導,大意是:有一群人尋仇,在酒店門口將一名男子打個半死後,從容揚長而去慶功去也,結果那個男子躺在地上十多分鐘,這期間路過的車子有上百輛,卻無人聞問,最後該男子氣絕身亡,整個過程被路口監視器拍了下來。

 

難道台灣人總是自掃門前雪,但對陌生人冷漠無情嗎?其實也不然,我們不時會耳聞什麼「婦人當街被搶,路人見義勇為,合力追捕盜賊扭送法辦」的新聞。可是同時,卻又不只一次看到新聞報導有人當街被打,卻不見圍觀的路人挺身相救。去年就有這樣一則新聞:一個女人當街被毆打,卻沒人阻止,最後還是一個外國人經過,挺身搭救才沒釀成悲劇。

 

去年,我也親身目睹一場互毆事件,我完完全全無法理解這些圍觀的路人,到底在想什麼?

 

事情是這樣的:晚上七、八點鐘左右,夜幕已低垂,我走在一條小街上,這條街上人來人往,車子也很多,路邊商家櫛比鄰立,所以街道雖然窄小,但並非那種昏暗的夜巷暗弄。

 

走著走著,忽然看到前方對面便利商店旁的巷弄口有一場騷動,原來是兩個年輕男子在互毆,他們手上沒有刀械、木頭,但拳頭下得很重,我光是看到那拳頭打下去,就已經覺得很痛了。附近零零落落有許多人站著圍觀,連旁邊的商家店舖也都有人走出來,站在門口觀望,但每個人表情木然,沒有看到任何人勸架或打電話。

 

是的,貿然上前勸架可能反而遭殃,明哲保身也沒錯,但是這兩人打架打得這麼兇,非死即傷,總可以打個電話報警,尋求公權力介入吧!我睜大眼睛四處搜尋,卻沒見到有人拿起手機。

 

我當下的反應也是先保護自己的安全。我想到的是:如果這時候我立刻掏出手機報警,不知道這兩個廝殺到紅了眼的人會不會聽到了,反而拿我出氣?所以,我可以躲到旁邊小巷弄裡打電話,或者,剛好我知道前方不遠處有一間派出所,所以決定加快腳步親自去報案。

 

進了警局,我告訴警察哪裡的巷口有人鬥毆,打得很兇,請他們趕快派人過去,值班警察問清楚了巷口位置後,表示會立即派人處理,我便離開了。

 

辦完自己的事情後,回程我又途經那個巷口,鬥毆的人已不見蹤影,人潮也大致散去,但隱約聽到有人說救護車把人載走了。

 

一路上我一直在想:台灣人是不是生病了?而且病得不輕!怎麼會親眼看到有人幹架,還當作雜耍在欣賞?如果拳頭是落在自己身上呢?是落在家人身上呢?拳頭你來我往,打得那麼痛,難道他們一點都無法感同身受?就算打架的兩人再怎麼逞強,搞不好其中有一人還是希望有人趕快報警,結束這場鬧劇吧!可是怎麼會有人站在旁邊觀看,覺得事不關己呢?

 

保護自己的安全,避免遭受無妄之災,這點沒有人會怪罪,也很正確,但是總是能做些什麼,一方面確保自己安全無虞,一方面又能伸張正義或協助弱勢者吧!

 

聽到鄰居痛打小孩或痛毆老婆,或虐待動物,拿起電話報個案也只是舉手之勞,可是很多人還是覺得:不要多事!又不關我們的事!

 

今天不關你的事,搞不好明天就是別人不管你的事!

 

其實在台灣,熱心助人、守望相助、發揮愛心的例子還是很多,可是當我親眼目睹一場成年人鬥毆,另外一大群互不認識的成年人卻散居一旁像機器人一樣圍觀的景象,真的覺得很不可思議!如果是雙方人馬在旁助陣叫囂,雖同樣不能接受,但還可以理解;或者,只有一兩個人站在一旁觀戰也就算了,畢竟什麼人都有,有些人的行徑本來就令人不解。但這一大群人,看起來彼此沒有關係,卻好像集體受到催眠,無動於衷站在一旁。天啊!無知如我,有誰能讓我了解,這些人到底在想什麼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richeto 的頭像
bricheto

單身貧女囈語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