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對我不好又不是一天兩天了,早已習以為常,我並沒有哭。

 

不知坐了多久,一個中年男子湊身過來,坐下我與攀談。隨意聊了幾句後,他伸手撫摸我的小腿,我嚇了一跳,身體縮了一下。男子見狀,沒多久便離開了。他應該是看見一個小女生穿著輕便,這麼晚了還孤零零坐在那裡,猜想我應是在此等人搭訕的援交妹,沒想到我的反應不是那麼回事,所以作罷離開了。

 

我一直坐在石凳上,直到晚間約十一、二點,巡邏員警出動,開始清理在此流連的人。突然間,一個員警從下方階梯處持手電筒直射我的臉,我的眼睛一時無法張開,但很快的,手電筒移開了,員警沒說什麼就走開了。可能是依他的專業判斷,這個女生一看就知道是良家少女,不像是在幹什麼壞事的小太妹吧!

 

無論如何,此處已無法逗留,我起身,又晃到了附近的一個小公園。公園已無人逗留,唯一遮蔽之處,只有溜滑梯上方的覆蓋式圓洞。嗯,這就是我今晚的棲身之處了,我爬了上去,屈身躺下準備休息。

 

如果這是電影畫面的話,鏡頭至此應該漸漸轉成漆黑,停頓,然後緊接著白天場景登場。無奈,我不是在拍電影,所以無法剪接我要的效果啊!躺下來沒多久,蚊子就在身旁嗡嗡叫個不停,是啊!夏天夜晚,蚊子成群結隊,看到細皮嫩肉大餐,想必興奮不已。我被蚊子折騰了許久,終於決定棄守這塊寶地,走到附近的小土地公廟,就地坐了下來。

 

這只是個小廟,但對我產生了極大的安定作用,我覺得待在這裡很安全,四周也很乾淨。只不過,小寺廟無法保護我免於蚊子的襲擊,我還是必須不時驅趕興奮的蚊子大隊。

 

一直在揮趕蚊子真的很累,終於,大約凌晨兩點左右,我開始思索還有哪裡可以讓我安全的待上一晚?後來,我走到了福華飯店。飯店內燈火通明,三兩個員工仍在工作,我坐在飯店外頭座落仁愛路的大落地窗前,心想,這裡應該很安全吧。奇怪的是,這裡竟然就沒有蚊子來騷擾我了。

 

坐著坐著,疲倦不堪的我打起瞌睡來,不時還醒過來,朝飯店內望了望,裡面的員工也不時朝我這邊望了望,就這樣,不知又過了多久。

 

天色微亮時,我又起身折返國父紀念館,在草地上席地而坐,一夜沒好眠的我,精神十分疲倦,不知不覺又打起盹來,等到清醒過來已經早上九點多鐘,旁邊許多歐吉桑和歐巴桑很認真的在做運動。

 

我抬眼看看那些歐巴桑,歐巴桑也好奇的看看我。這時,我的精神已經恢復大半,旋即轉移陣地至附近的市立圖書館分館看書打發時間!中午過後,我向一個女學生借一塊錢到圖書館樓下打公用電話給我的好友 M,然後兩人就約了東區見面。

 

我向她借了點錢,兩人在忠孝東路逛了逛,我還記得,那天下午在忠孝東路四段看到兩個帥哥迎面而來,我內心懊惱不已:「唉喲,我怎麼穿這麼醜的家居服!」

 

那天,我就跟著 M 到她家住了一星期。幾天後,媽媽打電話給 M,問我是不是在這裡。後來,我就回家了。

 

第二次離家出走,是大三升大四的暑假。

 

那陣子,媽媽看我特別不順眼,兩人之間的緊張指數節節升高。有一天,我在頭髮上別了一只鯊魚夾,是那種超小型,夾在前髮上,擋住前額的頭髮不要往下掉,白色的迷你鯊魚夾。這個鯊魚夾我用了不只一次了,粉紅、白色各買了一只。那天,媽媽大概吃錯藥了,看到我頭上的白色髮夾,忽然呼我一個巴掌,嘴裡罵道:「你是故意要詛咒我嗎?夾那個什麼東西?」爸爸立刻上前勸阻:「她哪有那個意思?只不過剛好是白色的而已!」

 

唉!只能感歎我真倒楣,但心裡的恨意則肆意飆到最高點。我後來了解,媽媽是那種只要討厭一個人,就會恨之入骨,把對方妖魔化的人。以前的我,現在她的媳婦,以及她的孫女(幼稚園而已),都是她妖魔化的對象。

 

這時,我已暗自決定要離開這裡了。可是,得先做好周詳的計畫才行,不然出去喝西北風嗎?

 

我開始私下找房子,找到了一個屋內隔成好幾間木板房、每個房間有兩人分睡上下舖的地方,無論如何,至少房租便宜,而且可以遮風避雨。

 

然後,我每天分幾趟攜帶一些用品和書籍到租屋處,房間裡書櫃格位如果因為書被拿下了而空曠出來,我就以其他東西或書籍補上,掩人耳目,以免被看出端倪。

 

終於,最後一天來臨了。

 

這天,我把枕頭放進一個大型購物塑膠袋中(離家出走竟然還帶枕頭,沒辦法,自己買很貴),背起包包,準備步出大門。出門前,媽媽和姊妹都在客廳,那時與媽媽已經幾天沒說話,媽媽看我時瞪了我一眼,嘴巴還咒罵我是肖査某等等(我以前一直不知道她為何會以毒恨的口氣罵我肖査某,但她現在也在兒女面前私下罵媳婦是肖査某),我心想:「隨便啦!反正我以後再也不回來了!」我瀟灑的踏出大門,準備開始自我奮鬥求生存。

 

為了生活,當然要開始找工作。其實我從大三起,就沒有向父母拿過一毛錢了。大學時,父母支付每學期的學雜費(教師子女的學雜費經過政府減免後,非常便宜),每個月本來還會給我們三千元當零用錢,可是媽媽每次都忘了給我,我向她要時,她也是一次給一點,不會全部給我。我討厭伸手向人要錢的感覺,所以自大三起,就打工或當家教賺零用錢,不再伸手要零用錢了,而爸媽從來也沒再問過我需不需要用錢。

 

離家後,我停掉原本住家附近的家教,因為怕回到附近會碰到家人。然後,我找到一家美語中心兼職教英語,時數不多,鐘點費也不高,勉強糊口而已。

 

那時經濟壓力很大,不僅要養活自己,還要思索下學期的學雜費從哪裡來。一天,我走在和平東路,肚子好餓,可是皮包裡只剩下幾十塊錢,連一碗陽春麵對我來說都很奢侈。走著走著,頓時腳步宛如千斤般沉重!這才體會,原來所謂「沉重的腳步」並非僅僅是文學作品的譬喻字眼而已,而是前人真實的經驗之談!

 

領了薪水後,買了一包先前想念許久的葡萄乾,解我的嘴饞。當我在租屋房間內的書桌前拿起葡萄乾品嚐時,一顆葡萄乾竟不小心掉了下去,我二話不說,沒有片刻遲疑,馬上俯身彎腰撿起那顆走失的葡萄乾,塞進嘴巴裡。租屋處是磨石子地板,以前在家裡,東西掉在瓷磚地板上就不太敢吃了,現在,別傻了,乞丐哪有挑食的餘地?

 

眼看開學日子越來越近,我已經做好休學的打算,決定專心打工賺錢。很不巧(或者應該說好巧),一天忽然在學校附近的公車站牌碰到姐姐。姐姐說,媽媽拿幾千元給她要她轉交給我,可是被她花掉了(這就是姐姐!哈哈!不過反正她應該也找不到我的)!她還說,媽媽哭了!

 

就是這句:「媽媽哭了」,讓我覺得媽媽還是關心我。如果媽媽完全不在乎,我是不可能回去了,但媽媽哭了,表示她還在乎,後來沒多久,我就回家了。

 

我與母親的關係並未因此而一夕間逆轉,偶爾還是會有零星的衝突,但再也沒有發生類似的重大事件。

 

高中到大學有好幾年時間,我開始與父親疏離,不知道是多數青少年均會發展出來的反叛心理,還是孤獨的個性使然,抑或是潛意識裡怕與父親感情太好,會成為母親發洩情緒的對象,一切的一切,已無可考。

 

我深深覺得,每個家庭的動態關係幾乎都是以一個母親的角色為中心,母親左右一個家庭成員的凝聚力量。缺乏母愛曾讓我心靈受創,但後來我成人自立,有自己的生活重心,母愛充沛與否,對我情緒的左右能力早已式微。時至今日,母親與我的關係變得較為親近,我們真心關心對方,我想,這樣就夠了吧!

 

 

brich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sundeyahgo
  • 我相信媽媽就算偏心...心底還是愛你的...
    我小時候也曾經為了抗議媽媽偏心而離家出走...但長大後漸漸了解其實大人每天要背負的壓力有多重...
    小時候常覺得自己是媽媽最不愛的孩子...但也因此早早學會獨立....
  • 原來妳也離家出走過?真巧!

    父母與子女之間的連結是很難切割的,家人之間的情誼也是不容易斷絕的,幸好我們長大了,想通了,重要的是沒有誤入歧途,身心都很健康!

    bricheto 於 2009/01/02 21:59 回覆

  • huzai
  • 母親和我反而是疏遠了
    前陣子還想寫一篇關於我和母親的關係的
    只是因為越想越沉重
    也就下不了手
    眼睜睜地看著我和母親漸漸無語 心裡的絞痛 真是非筆墨所能形容
  • 聽 OBS 的勸告:如果你有心改變現狀的話,就從你自己先做起吧,老人家的個性、習性都已經定型了,要他們改變比較難。除非他們要強你所難,那我建議你堅持己見,然後再獲取他們的諒解。但無論如何,要由你破冰啊!

    有時候把事情寫出來,也是一種解脫喔!:-D

    bricheto 於 2009/01/06 13:57 回覆

  • CB
  • Your story is very touching. I am very curious if you maintain a seperate relationship with your father now as an adult. Do you see your father? Have you ever talked to him about your feelings and the confliect with your mother? He did not take on an active role to help you when you were a child. Now that you are an adult you certainly can develope a seperate relationship with your father; Neither you nor your father need to continue to protect her from her own destructive jealousy.
  • 我從來沒有與父親或母親討論過這些感受,反正已經時過境遷,也不必再提了。我們家子女不會跟父母講這些涉及內心情感的事情,就跟一般傳統台灣人家庭一樣。從小媽媽比較強勢,爸爸在子女的教養上,比較像局外人。

    爸爸現在還是與媽媽住在一起啊,我幾乎每週都會跟他們見面。而且我發現:子女長大了,會變得比較強勢,父母的心態會變得比較弱勢,這是很奇妙的消長,所以你放心,我現在很好。

    bricheto 於 2009/01/07 15:26 回覆

  • CB
  • I am happy for you that you have a good relationship with your parents now.
    I have a suggestion for you. It is just my two-cents.
    Since you experienced the pain of the unfair treatment as a child from your mother, and now you have observed the same treatment is being extended to your niece, and also, since you are an advacate of parents' 're-education', I encourage you to talk to your mother about the pain you experienced when you were a child whenever you witness her mistreating your niece. It is a way to put your 強勢 as an adult child in a productive way; It is a way to help your mother stop her destructive behavior, if possible; It is also a way to help your niece whom otherwise will suffer what you suffered as a child. It is really hurtful to your niece's self-esteem. The worse case scenario from speaking up would be nothing would change. But then at least you have stand-up for your niece which nobody did it for you.
  • 你真是個好人。其實我早在幾年前就是第一個站出來為外甥女說話的人;每次回家看到我媽又為了小事責罵或打我的外甥女,或者在孫子們吵架時總是不分青紅皂白先責怪外甥女,我都會指責我媽不應該這樣,現在連我妹妹也會為外甥女說話。我媽有時會抱怨每次她罵外甥女,我們就會指責媽媽,她完全不承認她有嚴重的重男輕女或是偏心的毛病。

    其實我早就打算,下次如果媽媽再這樣對待外甥女被我看見,我會直接告訴她:她以前就是這樣對我等等,而且最好是趁爸爸也在場時,哈哈!

    她對媳婦的批評有時是對的,有時則太偏頗,當她向我抱怨時,我都會把我的想法告訴她,不會只是聽她講而已,更不會一味附和,只是她不一定聽得進去!唉!

    bricheto 於 2009/01/07 21:10 回覆

  • CB
  • P.S. I am a parent myself with two grown children. When my children chose to tell me what I have done in the past that hurt their feelings, I would apologize sincerely. And sometimes something that I have done in the past that pops up in my mind that I feel might have hurt my children, I would ask them if I hurt their feelings for what I have done, and apologize again. As hard as I have tried, I believe I still have done things or said things irrationally. And therefore an apology is in order. I see it is good for me to tie any loose ends. When it is time for me to go, I will have a lot less regrets. You see, I am a parent who also embraces and practises parents' 're-education'.
  • 我相信你是個開明的parent, 如果我當了媽媽,絕對不會成為我的母親。其實我的兄弟姊妹現在如果認為父母 (尤其是我媽) 有什麼不對,都還是會告訴他/她。有些事情我媽可以理解並接受,但重男輕女和小心眼是她的盲點,與這個有關的她完全聽不進去。呵呵!

    bricheto 於 2009/01/07 21:20 回覆

  • bricheto
  • 我再補充:我以前曾私下希望弟弟一家不要與母親同住,不然外甥女會很可憐,但這點很困難。不過幸好,外甥女與母親單獨相處的時間不多,而且外甥女受了委屈都會大聲講,與我小時候個性不同;再者,因為我和妹妹常常回去探望,她有兩個姑姑幫她說話,這點比我小時候好太多了,所以我現在比較不擔心外甥女心靈嚴重受創了。
  • CB
  • Thanks for your responses. I feel so much better for you and your family and myself too. By the way I belong to the dinosaur generation. I never learned Chinese word process. That is why I write in English. An apology to you too.
  • Really? Is there anyone out there more dinosaur than I am? Haha! My guess was that you're not in Taiwan, and you don't have a Chinese software in your PC or you don't have a Chinese keyboard. Well, close enough!! :-D

    Please! No need to apologize. 我很謝謝你的意見。其實我不想與我父母談到這些往事,還有部分原因是因為我怕媽媽知道我這樣想,她會難過,但是也許你是對的,有些事情或許說出來,就更能消除芥蒂,更有建設性。即使我與父母不太談心,但或許以後可以慢慢學著與父母談這些事,他們應該也會覺得寬心吧!謝謝你!有任何意見,歡迎再提出來參考啊!我是喜歡人家來挑戰我的盲點的。

    bricheto 於 2009/01/07 23:40 回覆

  • CB
  • You seem to be well adjusted and have totally outgrown your childhood issue. You also seem to be a very gentle and thoughtful person. Talking about old hurt can be really tricky. It is very difficult for people to open up, accept their imperfection and change for the better, especially in a very traditional society in which parents are put on pedestals alongside with Buddha. If you ever had the opportunity to talk to them about it, you might reap the reward experiencing true love with your parents. And needless to say what the downside might be. You have the wisdom and good relationship with your parents to guide you. Good luck; and keep writing. I really enjoy reading your blog.
  • 謝謝啦!你這樣講我亂不好意思的!我在網誌上比較成熟,本人比較幼稚啦!呵呵!

    bricheto 於 2009/01/08 14:41 回覆

  • stry1514
  • 讀了這篇好感慨。我覺得每個女生與母親之間都有一些情結,這絕對是心理學上很好的研究課題。(我看過你提鄧惠文醫師,她在電視上似乎曾討論過這個題目)

    我自己與母親,則是在30幾歲以後關係越來越差。我猜我小時候比較順從,長大後才越來越不喜歡母親的個性。我媽媽沒有對我不好,但我覺得她從來不懂得如何給我愛,我和她的關係越來越淡,而且,我越來越不喜歡她的人格特質。

    現在她已經75歲了,她因為長年不用腦筋,頭腦已經越來越不清楚,所以別說和她討論幾十年來母女之間的心結,連正常溝通她都不太聽得進去。而這也讓我更不喜歡她。

    我承認自己是不孝順的女兒,因為我那麼的排斥她的一切。人與人之間似乎真的存在某種緣份。

    if 我可以更寬容, if 媽媽可以更 "長進"...
  • 我小時候跟媽媽關係不好,而且媽媽對待我的方式與說話的態度都會嚴重影響我的心情與情緒,直到長大後有一天,我忽然覺醒:我為什麼要被無理又不理性的她來左右我的情緒?從此我豁然開朗。當她發現她已經無法再「情緒勒索」我後,她也(稍微)放手了,我們的關係反而因此變得比較好,她跟我也越來越能聊事情,雖然她的很多做法與想法我仍然不認同。最主要是因為我變了,才有能力去引動她改變,老年人跟小孩子很類似,很難期望他們自動自發改變觀念與個性。這點我覺得鄧醫師說的很好:「即使我們已經長大成人了,但面對父母時我們仍然變回成小孩子,而且會覺得你們不是年紀很大了嗎?怎麼還會這樣那樣…..」

    母親通常是家庭主要的照護者,所以我認為母親與兒子或女兒都會有強烈的情緒連結,不管是正面或負面的(很多母子關係也很詭異)。我覺得最糟的是,有些子女明明被母親壓得喘不過氣來,卻無法自行切開這種負面的連結。

    我覺得我們不一定要真心欣賞或認同我們父母的一切(我現在越來越能看出我父母的優缺點),但我希望他們餘生活得快樂,快樂來自於觀念,至少我媽很多觀念慢慢在變了。(拍拍你的肩膀)

    bricheto 於 2010/09/11 15:46 回覆

  • 悄悄話
  • bricheto
  • 請注意:訪客在非登入狀態下留「悄悄話」,即使我回覆了,你們也看不到吧!